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桂雨清>藍色妖姬>第7章:胭脂窟裏鳴神槍

《藍色妖姬》第7章:胭脂窟裏鳴神槍

桂雨清作品

  王德興萬萬想不到東方鴻飛警長要做東請客,他知道如逐血蚊蠅似的警察是無利不早起的。東方鴻飛在頭等的全聚德飯莊包了雅座,開門見山地說:“王老板,你和範文心交情不淺吧?”

  王德興暗吃一驚。此時,他的茶鏡已經摘掉,僅余的右眼瞪得滾圓。他知道範文心包下“雪裏紅”,所謂交情,不過是金錢美女,彼此各有所圖。呂小娟虧的是死鬼曾許諾給她全套白金首飾,並附贈兩個以清透爲貴的shui晶鼻煙壺。人死了,東西自然送不來了。王德興惟恐警方借此訛詐,捏造個不大不小的罪名。

  “聽說範少爺被人害了?”他問。

  “王老板果然是耳聰眼皮雜。”東方鴻飛微微一笑,“封鎖新聞界,但封不住王老板啊!”

  “聽說,範四少和呂小娟形影不離。範文心去guo民飯店,她不跟著?”警長問。

  “東方警長原是查案來的?”王德興說,暗自盤算對策。

  坐在一旁的叫夢幽頻頻勸酒,和事佬般地說:“也是也不是,算是半爲公來半爲私吧。”舔著門牙笑起來,見二人板著面孔,自覺沒趣,收斂笑容,夾起塊鮮貝放在嘴裏。

  “我想問問呂小娟的來曆。”警長說。自包桌擺宴到酒寒菜冷,氣氛一直不是融洽的。

  “這……不便說吧。”王德興有些猶豫,說,“東方警長大概不知花界裏的事。

  葉先生自然知道。“

  “呂小娟的事你知道嗎?”警長問。

  “這我就無從知曉了。”葉夢幽說。

  “王老板,做爲警方沒有不涉足之chu。‘雪裏紅’怕是還沒報籍上冊吧?”

  “可我是照樣交‘花稅’的。”

  “她是揚州來的嗎?”警長又問。

  王德興搖著頭。那只被捅瞎的眼像一口深凹的枯井,紫褐se的疤令人作嘔。東方鴻飛仔細察看他的神情,力圖捕捉住一絲異常的變化,但對方除去不快之外,沒有半點的慌亂。

  “葉夢幽,你寫《美mei揚州來》的文章,是以何據爲憑證的?”

  “不瞞你東方兄。”葉夢幽喝幹杯中酒,說,“範文心是何等人物,他死了,除非尿炕的孩子不知道。花界都要給他出大殡哩!王老板圖的是錢,小兄只得去吹牛,借禿筆一支以得半瓢。酒後吐真言,那篇文章滿紙謊言胡亂語,不過想爲王老板‘拉客’。我倒是見過呂小娟,可連胭脂味兒也沒吸進一口。這姑娘專攀豪富俊俏子弟,在下是個窮酸……”他又端起酒杯,吆喝著堂棺換酒壺。

  “東方警長是來查案的,那我也不能瞞著了。”王德興端起杯,說,“是朋友,咱幹了這杯!”

  這是兩人落座後喝的第一杯酒。

  王德興說:“蒙東方警長看得起。呂小娟確實從揚州來,帶著一封書信,是揚州‘百梅荟’妓院老板介紹來的,那是我的老友。說塌了‘花架’,讓我收留‘雪裏紅’。故人情不好推诿,況且呂小娟是一棵搖錢樹。他見的頭一位就是範少爺,我打的電話。兩人一見投緣,斧頭也劈不開了。”

  “她到底是哪的人,祖籍?口音?”

  “滿口京腔。祖籍揚州。那封信還在。”王德興又敬東方鴻飛一杯酒,警長沒有拒絕。

  東方鴻飛低聲問:“呂小jie目前心情如何?”

  “東方兄的意思是……”王德興眯起獨眼試探,見他微微一笑,說,“要是查案,愚兄代爲引薦。”

  東方鴻飛深知呂小娟不是等閑人物,在他肩頭輕輕一按時,那是“千斤墜”的手法,起碼得有十年功夫。他懷疑是“藍se妖姬”,但希望不是。在他的心目中,“藍se妖姬”甯肯是嗜血的魔,也不願爲婬蕩的妖。他盡管不近不谙女se,但能看透呂小娟的骨子裏流動的是浮lang、妖冶的玉髓。

  “東方兄最好不要把姑娘帶到局子裏盤查。”王德興把煙叼在嘴角,意味深長地微笑。

  “那倒不必。”警長也淡然一笑。

  王德興經營數十年風月場,八方來音,一點便明。一顆懸著的心歸回原位,說:“呂小jie眼下不想見客,東方警長兄,這可得靠你去開導啦!如東方兄中意,老哥奉送!”撫掌大笑起來。

  酒酣而歸,不知幾人醉。說說笑笑直奔萬春樓。王德興有意巴結這位神槍警長,知道他愛面子,吩咐左右,不要張揚出去。帶著東方鴻飛、葉夢幽到呂小娟屋裏去。

  撩開門簾,一陣暖香酥骨般地襲來,使東方鴻飛的心蹦蹦直跳,提醒自己,眼前是口粉se陷阱,將人靈魂化爲膿血的脂粉窟。

  “呂小jie,這位東方先生慕名前來,想和你聊天解悶兒。”

  王德興說著,把麻將牌匣放在桌上,“打八圈兒!”

  呂小娟背對衆人,理也不理地嗑著瓜子。嗑得極快,倆手指在chun間一擰,殘骸即落。嫖客都懂,妓女嗑瓜子有偌多花樣,譬如啐落皮子,是輕鄙;隨手扔在地,屬不以爲然;若笑嚼she尖兒上,算是迎合的媚態了。而呂小娟全將瓜子皮落在鞋上,其准確xing使站在她身側的王德興驚歎不已,不知這位少nainai嗑了幾千斤瓜子,才練就這門功夫。

  東方鴻飛初人嫖門,環視著這間“夜夜換新人”的“洞房”:粉壁上挂著一幅“貴妃出浴”的畫,筆墨雖精卻是媚俗。兩旁的楹聯裝鑲在紅木框鏡內:“甯臥天臺醉一夢,莫思世上換百錢。”落款是“垂柳漁人”。這是葉夢幽寫的,有點憤世的超tuo意思,筆迹遒勁、墨姿灑tuo,似是醉書。下面便是梳妝臺、“白玫神”、四季果子、煙糖之類。疊著錦緞被褥的銅chuang下放著一個镂著圖案的銅盆,青磚鋪就的地上很是潔淨,放著幾雙顔se不一的睡鞋。

  呂小娟穿著緊身的銀緞小襖,烏黑的頭發瀑布般瀉在肩頭,越發顯出feng腰削肩。

  她慢慢轉過身,粉團似的俏臉毫無表情,從下自上地脾睨著慕名而來的客人,不再嗑瓜子。王德興怕東方鴻飛尴尬,用如簧的嘴cha科打诨,從中撮合,說些趣話。

  東方鴻飛感到身上燥熱,額頭沁出細汗,鼓足勇氣說:“王老板,夢幽兄,我坐會兒就走。你們自便吧。”王德興和葉夢幽相視一笑,說了幾句吉慶話退了出來。

  呂小娟似笑非笑地努著嘴chun說:“把花撿起來,給我戴上。”

  一朵豔灼如火的榴花掉在地上,只距東方鴻飛兩尺遠,不知是什麼時候落下的。

  警長若躬身去撿,等于對呂小娟施了禮。他一擡tui,用腳尖把花挑起來,放在掌心。

  手一揮,石榴花飛過去,挂在呂小娟蓬松的發上。

  呂小娟揚起尖尖的下巴,輕佻地說:“先生的來路不小,一句話壞了我們的規矩。”

  “什麼規矩?”東方鴻飛鎮定下來。

  “‘雪裏紅’就賣得這麼賤嗎?”她倚在……

藍色妖姬第7章:胭脂窟裏鳴神槍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7章:胭脂窟裏鳴神槍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