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琳達·霍華>暮色情濃>第1章

《暮色情濃》第1章

琳達·霍華作品

  “我們要怎麼chu理她?”

  “天曉得!但我們不可能留她下來。”

  交談被噓聲中斷,但柔安仍聽到了,她知道她們正在談論她。她蜷起瘦小的軀ti,抱著雙膝抵在song前,漠然地望著窗外修剪整齊的草地,戴氏莊園——她祖母的家。其他人家中有庭院,但祖母家擁有一大片青翠茂盛的草地。她一向喜歡赤足陷入厚厚草地中的感覺,就象走在有生命的地毯上。然而她現在沒有一絲想要出去玩耍的慾望,只想坐在這個她取名爲“夢想窗戶”的窗臺上,假裝一切都未曾改變,爸爸mama都沒去世,只是她再也見不到他們。

  “潔茜就不一樣了,”第一個聲音繼續說道。“她是個少女,不像柔安仍是個孩子。我們年紀太大,沒有辦法帶這麼小的孩子。”

  她們只要她的表mei潔茜,不要她。柔安倔強地忍住淚shui,邊聽她姨婆和她先生討論要如何“chu置”她,並列舉許多理由,爲什麼他們可以收留潔茜,但柔安實在太會惹麻煩了。

  “我會聽話的!”她想要大聲喊叫,但她一如強忍淚shui地把話放在心中。她到底做了什麼可怕的事,才讓他們不要她?她試著做個乖女孩,交談時她總是稱呼他們“夫人”和“先生”。是不是因爲她偷騎“閃電”?要不是在複活節早上她摔下馬,扯裂並弄髒了新yi服,也不會有人發現。mama只好帶她回家換舊yi服上教堂。雖然那也是她平常上教堂所穿的yi服,但就不是特別爲複活節准備的漂亮新yi。在教堂裏的一個女孩問她爲什麼沒有穿複活節新yi,潔茜大笑並回答說她跌下馬,摔在一堆馬糞中。有幾個男孩聽到了,馬上傳遍教堂,說戴柔安跌在一堆馬糞中。

  祖母露出不表贊同的表情,蘿莉姨婆則象吃到青柿子般地撇著嘴。珍妮姑姑俯視她搖搖頭,但爸爸笑著摟住她,並說一點馬糞不會傷到任何人。此外,他的小寶貝也需要一點肥料才能長大啊!

  爸爸。傷痛在她song口哽住。爸ma永遠離開了,還有珍妮姑姑。柔安一向喜歡她,雖然她總是看起來那麼悲傷,而且不太喜歡擁抱,但她仍比蘿莉姨婆好多了。

  珍妮姑姑是潔茜的mama。柔安不知道潔茜是否和她一樣悲傷,很難看出她的感受。柔安曾聽她說過,象柔安這樣髒兮兮的小孩是不配管她的。

  當柔安毫不眨眼地凝視窗外時,潔茜和維克表哥映入眼簾。他們散步穿過庭院,走向那棵枝葉濃密的老橡樹下。潔茜很漂亮,柔安想道。對七歲的她而言,潔茜具備所有男人仰慕的特質。她就象舞會裏的灰姑娘一樣苗條優雅,深se的秀發在頭後編成一個結,深藍seyi服襯托出天鵝般的頸部。七歲和十三歲間的差距是很大的。對柔安而言,潔茜是大人,屬于那群可以下命令、有權利又令人費解的一份子。不久之前,潔茜還被歸類爲大女孩,而她是小女孩。以前潔茜還在玩洋娃娃,偶爾會加入捉迷藏的遊戲。但現在她已不屑于玩那些遊戲了,卻花很多時間玩她的頭發,並央求姑姑買化妝品給她。維克也變了。他是柔安最喜愛的表哥,一向願意在地板上陪她摔角,或幫她扶著球棒好讓她能擊中壘球。維克和她一樣喜愛馬匹,盡管他不是那麼有耐心,因爲她只被允許騎那匹速度遲緩的小馬,不過偶爾也會陪她一起騎馬。近來他都不願意陪她,說他太忙了,但他卻總是有時間陪潔茜。這就是爲什麼她要在複活節早上騎“閃電”,她要讓爸爸看到她已經長大可以騎真的馬了。

  柔安看到維克和潔茜坐在秋千上,兩人手指交纏在一起。這一年來維克長大好多,潔茜在他身邊顯得jiao小。他玩足球,肩膀約是潔茜的兩倍寬。她曾聽到一個阿姨說祖母很寵愛他。維克和他mama伊鳳阿姨都住在戴氏莊園,因爲他爸爸也去世了。維克和祖母娘家一樣是譚家人。雖然柔安只有七歲,但聽多了大人們談論家人,也了解這個家族錯綜複雜的關系。祖母嫁給祖父後變成戴家人。維克的祖父也叫做維克,是露西祖母最喜啊的哥哥。她非常愛他,也啊他兒子——就是維克的爸爸。現在只剩維克一個人了,她仍然一樣疼愛他。

  雖然潔茜是柔安的qinjie,而維克只是遠房表qin,但柔安和維克qin近得多。柔安真希望維克是她的qin表哥,因爲蘿莉姨婆曾說過,遠房qin戚只不過是見面只會禮貌xingqin吻的疏遠關系。這個念頭讓柔安在上一次的家族聚會時努力地觀察、誰qin吻了誰,就表示誰是遠房qin戚。結果令她覺得好多了,因爲她一直看到維克,但他沒有qin她,這就表示他們比遠房qin戚還要qin一點。

  “別荒唐了,”祖母尖銳地說道,打斷了誰該撫養柔安的爭執。柔安的注意力突然被拉回繼續偷聽。“潔茜和柔安都是戴家人,她們當然要跟我住一起。”

  住在戴氏莊園,柔安松了口氣但又害怕。她爲終于有人要她而松口氣,她不必象潔茜所說的被送到孤兒院。另一方面又害怕每天都要被祖母管教。柔安愛她祖母,但也有點怕她,因爲她知道她永遠不會象祖母所期望的那麼完美。她的yi服總是容易弄髒或扯破,常常打破東西,食物掉在tui上,喝牛nai不注意又會打翻杯子。潔茜說她是個笨蛋。

  柔安歎口氣。在祖母銳利的眼光下,她總是覺得自己笨手笨腳的。唯有騎馬的時候沒有這種感覺。雖然她騎“閃電”時曾摔下來,但因爲她習慣了她的小馬,而“閃電”卻太肥壯,她的tui無法夾緊它。她平常總是像羅亞所說的黏在馬背上。他負責照顧祖母所有的馬,所以他應該是對的。柔安喜歡騎馬就像她愛她父母一樣。騎馬時,她覺得身ti象在飛一般,而她的tui能感受到馬兒的肌肉和力量,似乎她也是如此強壯。這是和祖母住在一起的好chu之一,她可以天天騎馬。羅亞也會教她如何應付ti型較大的馬。

  但最棒的是維克和他mama也住這裏,她可以每天見到他。

  她突然跳下窗臺,跑著穿越屋內。滑溜的鞋底令她幾乎滑到桌下,罔顧蘿莉姨婆尖銳的訓誡聲,她用力將門拉開。她穿過草地,奔向維克和潔茜,她的裙擺隨著每一步而揚起。跑到一半,郁積在她song口的傷痛突然解開。她開始啜泣。維克見到她跑來,臉上的表情改變了,他放開潔茜的手向柔安伸出雙臂。她將自己投向維克,秋千上下震動著。潔茜尖聲地說:“你真是一團糟,柔安。去擰鼻涕。”但維克說:“我有手帕。”並替柔安擦擦臉。然後他摟著她讓她埋在他肩上,她身ti因激烈的啜泣而起伏著。

  “喔,天啊!”潔茜鄙夷地說。

  “閉嘴。”維克說道,將柔安摟緊一點。“她剛失去了爸ma。”

  “我mama也去世了,”潔茜指出。“但你沒看見我在每個人身上哭喊吧!”

  “……

暮色情濃第1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1章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