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琳達·霍華>暮色情濃>第4章

《暮色情濃》第4章

琳達·霍華作品

  柔安在chuang上緊縮成一團。盡管夏天的夜晚悶熱,她仍難過得全身發冷,從她逃回臥室到現在,仍毫無睡意。從潔茜逮到她qin吻維克後的這幾小時有如地獄一般。吵鬧聲把大家都引出來了。當維克拖著潔茜上樓時,她沿路不停地尖叫並咒罵維克和柔安,而祖母和羅莉姨婆則不斷地質問柔安無數的問題並指控她。“你怎敢做出這種事?”祖母問道,像維克一樣用冰冷的眼光瞪著她,但柔安仍不發一語。她能說什麼?她是不該qin吻維克,她知道這點。愛他,是不能當成借口,至少在她面對大家的同聲指責時是無用的。

  她無法揭發潔茜的行爲來爲自己辯護。或許維克現在恨她,但她不能說出傷害他的話,這可能會導致他做出沖動的事。她甯願自己承受一切的責難,也不希望冒任何險讓不好的事發生在他身上。在自我分析後,潔茜的行爲也不能拿來當成她的借口。維克已經結婚了,她不應該qin吻他。她的內心深chu爲她一時沖動所産生的後果感到羞愧。

  樓上的爭吵聲,每個人都清晰可聞。潔茜只要覺得自尊心受挫,總是會變得不可理喻。她的尖叫蓋過維克低沈的聲音。她用盡一切想得到的髒話罵他,這些話是柔安從未聽人大聲說過。祖母通常都寬容潔茜的所作所爲。但這次她也爲她所用的字眼搖頭。柔安聽到她罵她是婊子,罵她小賤人,只配在谷倉被人搞的蠢蛋。潔茜並威脅維克,要讓祖母將他從遺囑中除名——聽到這裏,柔安驚恐地望著祖母,若因她而讓維克失去繼承權,她會死去,但祖母聽到這個威脅時,只是優雅地擡了擡眉毛。而潔茜更要維克因強jian少女罪名而被捕。

  當然,祖母和夢莉姨婆立刻就相信柔安曾和維克睡過覺,而這使她又招致她們的怒火和指責,哈論姨婆丈則只是擡了一不粗厚的雙眉,露出好笑的表情。困窘而痛苦的柔房只能笨笨的一直搖頭,不知要如何爲自己辯護才能讓她們相信。

  維克不是個輕易受威脅的人。直到那時,雖然他非常生氣,但仍控製自己的情緒。現在,突然傳來打破玻璃的聲音,他也哮道:“我們離婚!只要能擺tuo你,我什麼事都會做!”然後他走下樓,臉se冷峻,眼光如冰。他憤怒的眼神接觸到柔安,眉頭皺起,讓她害怕地顫抖,但他並未停下腳。“等一等,維克!”祖母叫道,向他伸出手。他沒有理會,走了出去並摔上門。過了一會兒,他們看到他的車燈亮光劃過草坪。

  柔安不知道他回來了沒有,因爲從屋裏只能聽到噪音比較大的車聲。她的眼睛因凝視天花板而發熱,黑暗像張毯子般的籠罩她,讓她窒息。

  她受到最大的傷害是維克不信任她;即使他了解潔茜,卻仍相信她的謊言。他怎能相信她會故意做出讓他惹上麻煩的事?維克是她存在的中心,若他不再理她,那在這世界上她就無所依靠,沒有安全的保障了。

  他看她的眼光中充滿怒火和不屑,似乎他無法忍受看到她。柔妾痛苦地縮成球狀,她想她大概無法從這種悲傷中複原過來。她愛他,無心他做什麼,她都不會背棄他,但他卻背棄了她。當她明自這之間的差異時,她不禁退縮了;他並不愛她。她全身是傷地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。他喜歡她,她也帶給他喜悅,他對她或許有某種家人之間的牽系,但並不如她所期盼般的愛著她。這突然的領悟,讓她看清他只是爲她感到難過,羞愧感在她ti內擴散。她不需要維克或其他人的同情。

  失去他了。即使他給她辯白的機會,也相信了她,他們也不會再像從前一樣。他認爲她背叛了他,而他對她的不信任,對她而言也是一種背叛。這個事實會一直存在她心中。

  一直堅持待在戴氏莊園和維克的身邊,抗拒任何要她離開的努力。而現在,她首次想到要離開。這裏已經沒有什麼好留戀的,或許她該按照別人的期望到別chu去上大學,有個新的開始,在那裏沒有人認識她,也不會管她的長相或她的行爲舉止該怎麼樣。以前,一想到要離開就會讓她痛苦,而現在,她只覺得松了一口氣。是的,她想離開這一切。

  但首先,她要先爲維克將事厘清。之後,她將抛開這一切,重新開始她的生活。

  下chuang並瞄了一眼時鍾。已經淩晨兩點多了,屋內一片寂靜。潔茜大概已經睡著了,但柔安根本不在乎。她至少可以醒來,就這麼一次,聽聽柔安要告訴她的話。

  不知道若維克也在的話,她該怎麼辦,但她猜他應該不會在裏面。他離開前發了那麼大的脾氣,或許到現在都還沒回來。即使他回來了,他也不會和潔茜睡在同一張chuang上。他可能睡到樓下的書房或其他的臥室裏。

  她不需要燈光;她曾在黑暗中徘徊在戴氏莊園無數次,她熟悉每一寸地方。她悄悄地沿著走廊移動,身穿的長睡yi讓她看起來像個鬼魂般。她覺得自己像個遊魂,她想道,似乎沒有人能真的看到她。

  她在潔茜和維克的套房門前停下來,裏面的燈還是亮的。決定不先敲門,柔安轉動門把。“潔茜,你是醒的嗎?”她輕聲問道。“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  淒厲的尖叫聲劃破了平靜的夜晚,粗啞漫長的尖叫聲不斷持續著,直到剩下嘶啞的余音。各個臥室燈光一一亮起,甚至羅亞在馬廄的房間也不例外。一時之間,屋內充斥帶著睡意而疑惑的喊叫、詢問聲,及沈重的跑步聲。哈倫是第一個到達套房的人。“我的老天啊!”他的聲音第一次失去一向過于平靜的音調。他伸手掩住她的嘴,似乎怕另一聲尖叫再度逸出,柔安緩慢地背對潔茜的屍ti。她的雙眼睜大,眨都不眨,像瞎子一般。蘿莉姨婆沖進房間,盡管哈倫姨婆丈企圖阻止,但已經來不及,露西祖母緊隨其後跟了進來。突然她們停住腳步,當她們看到血淋淋的場面時,驚恐和不信讓她們震驚得呆住了。露西祖母瞪著兩個孫女,雪se從她臉上消失,開始顫抖。

  蘿莉姨婆用手環繞著她jiejie,並瞪大眼睛看著柔安。“我的天啊,你殺了她,”她歇斯底裏地沖口而出。“哈倫,趕快報警!”

  車道和庭院的各個角落停滿車輛,閃爍的藍光劃過黑夜。戴氏莊園燈火通明,屋內擠滿身穿棕se及白se製服的人員。

  除了維克外,所有的家人都坐在大廳中。祖母輕聲啜泣,手不停地絞著精致的手帕垂肩坐著,臉上充滿憂傷。蘿莉姨婆坐在她身旁輕拍她,口中喃喃地說些安慰卻無意義的話。哈論姨婆丈則站在她們身後,前後晃動身ti,慎重地回答問題並對每個細節提供他的看法,沈浸在衆人注目的焦點中,因爲他是幸運第一個到達現場的人——當然,如果不算柔安的話。柔安獨自坐在另一側遠離衆人,副警長站在她附近。她木然地認出……

暮色情濃第4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4章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