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琳達·霍華>暮色情濃>第5章

《暮色情濃》第5章

琳達·霍華作品

  潔茜死了。

  他們不讓他看,但他迫切地想要qin眼見到,否則很難相信那是真的。他覺得迷失了方向,沒辦法整理出矛盾的思緒或感覺。當潔茜對他大喊要離婚時,他只對能擺tuo她而松了口氣,但是……死亡?潔茜?任xing、有活力、熱情的潔茜?他只記得這些年來每一天都有她的存在。他們一起長大,兒時的玩伴,然後青春期的xing慾將他們拴在無害的權力遊戲裏。娶她是個錯誤,但是失去她的震驚令他麻木。悲傷和放松交戰著,將他的內心撕裂。其中還有罪惡感,因爲他感到松了一口氣。過去這兩年她盡全力令他生活在地獄裏,因她無情地要求他全心膜拜她而有系統地毀了他曾對她有過的感情。還有對柔安的罪惡感。他不該吻她。她只有十七歲。該死的,不成熟的十七歲。他不該將她抱在tui上。當她突然圈住他的脖子吻他,他應該溫和地推開她,但他卻沒有這麼做。相反的他察覺到她柔軟的chun瓣在他底下盛開,而她的純真撩撥了他。該死!他在就被坐在他tui上的渾圓臀部撩撥起來。他不但沒有中斷那個吻,反而加深它,主動地將she頭伸進她嘴裏將它變成xing慾之吻。他將她摟在懷中,想要感覺她雅致的song部抵住他。如果潔茜不是在那時候走進來,他可能會把手放在她的song部。他的嘴置于甜美的蓓蕾上了。柔安也被撩撥起來了。他原以爲她純真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但是現在他有了不同的看法。沒有經驗不等于純真。

  不論他做了什麼,他懷疑柔安會擡起手說句話來阻止他。他可以在廚房桌上占有她,或讓她跨在他的tui上,而她會讓他這麼做。

  柔安會爲他做任何事。而這就是最可怕的想法。

  是柔安殺死潔茜的嗎?

  當時他對她們倆都十分震怒,也氣自己讓這種事發生。潔茜用最汙穢的詞彙攻擊他們,那時他受不了,決定要結束他們的婚姻。至于柔安,他從未想到她會邪惡到設計廚房嗎一幕,但在潔茜激烈的指控後,他在柔安過于坦誠和富表情的臉上看到了震驚和罪惡感。也許是和他一樣的沮喪,因爲他們不該qin吻,但也許……也許不只這樣。那一刻他也見到了別的:怨恨。他們都知道柔安和潔茜chu不來,但是他也知道柔安的敵意很苦澀。理由很明顯,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來柔安多麼崇拜他。他沒做任何lang漫的事鼓勵她,但也沒有勸阻她。他喜歡那個小孩,她那種毫無條件的英雄崇拜撫慰了他的自尊,尤其在經過潔茜無盡的爭戰之後。該死!他猜他愛柔安,但不是她要的方式。他以大哥哥的身分寵愛她,擔心她沒有食慾,當她因缺乏社交常識而受到羞辱時他爲她感到難過。在潔茜漂亮的天鵝比對下,她永遠被視爲醜小鴨,這對她並不容易。

  她會相信潔茜虛張聲勢的威脅,說她要讓露西姑婆將他從遺囑中除名嗎?他知道那是無稽之談,但是柔安全相信嗎?她會做什麼事來保護他?她會去找潔茜理論嗎?他從經驗中得知和潔茜講道理是白費力氣。她只會像只見到生肉的大熊,對他做出更邪惡的威脅。柔安會做出傻事阻止她嗎?在廚房的事件之前,他會說是不可能的,但他見到潔茜對他吼叫時,柔安臉上的表情,現在他不確定了。他們說是柔安發現了潔茜的屍ti。他的妻子被謀殺了。有人從房間壁爐裏拿起撥火棒打她的頭。是柔安做的嗎?她爲他故意這麼做嗎?他對柔安的認識都在否認,至少對第二點。柔安並不冷血。但要是潔茜嘲笑她,挪揄她的長相或她對他的感情,做出更多愚蠢的威脅,也許那時柔安會控製不住脾氣打了潔茜。

  他坐在柏理的辦公室,低頭埋在手掌中,試圖理出頭緒。顯然他是頭號嫌犯。經過那一場架,他想這是合理的猜測。他氣得想揍人,但這個假設合乎邏輯。

  他並未被逮捕,也不特別擔心這點。他沒有殺潔茜,除非有人故意捏造證據,他們沒有辦法證明是他下的手。他需要在家裏chu理事情。從他短暫地瞥了露西姑婆那一眼,她顯然已經崩潰得無法chu理葬禮。潔茜是他太太,他要做這最後一件事,哀悼她。他們兩人之間無法chu得來,但她不值得像這樣慘死。

  淚shui灼痛他的眼睛,滴落他的手指。潔茜,美麗而不快樂的潔茜。他要她成爲伴侶,而不是需索無度的寄生蟲,但是付出並不是她的天xing。世上沒有人能夠滿足她的愛,最後他停止嘗試了。她走了。他沒辦法帶她回來,沒辦法保護她。但是柔安呢?是她殺了他太太嗎?他現在該怎麼做?向柏理提出他的懷疑嗎?將柔安丟給狼群?

  他不能這麼做。他不能也不會相信柔安會故意殺害潔茜。打她,是的,甚至可能是自我防禦,因爲潔茜很有可能在肉ti上攻擊柔安。柔安只有十七歲,一個青少年,如果她被逮捕起訴而被判有罪,她的刑期會很輕。但是就算是輕罰對她而言也是死刑。維克確信柔安在少年監獄不會存活過一年。她太脆弱,容易受傷害。她會完全停止進食。而她會死。他想到屋裏的情形。他在能跟任何人說話之前就被帶出屋外,但在那片刻所見的烙印在他腦海:具有強烈保護慾的伊鳳隨時准備爲他戰鬥,露西姑婆麻木悲傷地瞪著他,蘿莉姨婆和哈倫姨婆丈的眼中有著震驚和指控。顯然他們認爲他是有罪的,該死的他們。至于柔安,蒼白孤獨地在另一端,甚至不擡頭看他。

  他花了十年保護她,那變成了他的第二天xing。甚至現在,盡管他對她生氣,他仍無法克製保護她的本能。如果他認爲她是故意的,事情又會不一樣,但是他不這麼想。所以他在這裏用他的沈默保護可能殺了他太太的女孩,這個選擇的苦澀漲滿他的song口。他身後的門被打開,他挺直身軀,粗率地拭去眼角的淚shui。柏理繞過桌子,沈坐在嘎吱作響的皮椅中,銳利的目光瞪著維克明顯的淚痕。“我很抱歉,維克。我知道它很令人震驚。”

  “是呀!”他的聲音沙啞。“不過工作還是得做。大家聽見你說會做任何事擺tuo她。”維克認爲最好的做法便是說實話。“是呀,我說過,就在我說要跟她離婚時。我是說我會同意任何協議。”

  “甚至放棄戴家産業?”“戴家産業是露西姑婆的,決定權在她。”“潔茜威脅要讓露西將你從遺囑中除名。”維克搖搖頭。“露西姑婆不會因爲離婚就這麼做。”

  柏理雙手抱在腦後,研究著面前的年輕人。維克塊頭大而強壯,天生的運動員,有能力一拳就擊破潔茜的頭顱,不過是他做的嗎?他突然改變話題。“聽說潔茜逮到你和柔安在廚房裏胡來。要不要跟我談談?”

  維克的目光閃動一絲克製住的冰冷凶狠。“我從未背叛潔茜。”他簡潔地說。“從來沒有?”柏理讓聲音中注入一絲……

暮色情濃第5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5章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