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琳達·霍華>暮色情濃>第6章

《暮色情濃》第6章

琳達·霍華作品

  他的大手捧住她的手肘。“我們去安靜一點的地方。”他說道,幫她滑下窗臺。他不像維克那麼高,卻有他兩倍寬。他像個摔角選手有著桶子般的song膛和渾圓的肚子。

  他帶她到維克的書房,將她安置在沙發上,然後坐在她身邊。“我知道要你談論它不容易,但是我需要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,還有今天早上。”

  她點點頭。“維克和潔茜在爭吵。”魏警長說道,小心地注視著她。“你如果——”

  “是我的錯,”柔安打斷他,聲音平板空洞,奇異地刺耳。她以前充滿活力和金黃光芒的棕眸變得沈寂如鬼魅般。“我在廚房裏想要吃點東西,維克正好從納許維爾回來。我——錯過了晚餐。我很難過……反正,我吻……吻了他,潔茜正好走進來。”“你吻了他?他沒有吻你?”柔安可憐地點點頭。維克過了幾秒鍾後摟緊她並回吻她並不要緊。是她主動的。“維克曾吻過你嗎?”“有幾次。他大多數是揉我的頭發。”警長的臉扭曲著。“我是指嘴對嘴。”“沒有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對他很著迷,柔安?”

  她僵住了,連呼吸都停在song口。接著她挺起肩膀,投給他一個絕望的眼神,令他艱苦地吞咽著。“不,”她帶著可憐的自尊說道。“我愛他。”她停下來。“不過他並不愛我。不是那種方式。”

  “所以你才吻了他?”

  她開始前後輕輕搖晃,試圖控製自己的痛苦。“我知道我不該那麼做。”她低語道。“要是我曉得會有這種後果,我絕對不會做讓維克惹上麻煩的事。潔茜說我是故意的,知道她要下樓。但是我不知道。我發誓我不知道。他一直對我很好,突然間我沒辦法克製自己。我抓住了他,他一點也沒有機會掙開。”

  “潔茜後來怎麼做?”“她開始對我們尖叫。她用各種難聽的字眼罵我,還有維克。她指控我們——你知道的。維克試圖告訴她事情並不是那樣,但是潔茜生起氣來就不會聽進任何話。”

  警長拍拍她的手。“柔安,我必須問你這件事,我要你老實告訴我。你確定你和維克之間沒有任何事?你曾跟他做愛嗎?這是個嚴重的情況,甜心,你只能說實話。”

  她茫然地看著他,然後蒼白地臉猛然通紅。“不!”她像被刺了一下,臉脹得更紅。“我從未——和任何人!我是說。”他拍拍她,顯然地打斷她破碎的回答。“不必解釋,”他仁慈地說。“你做了聰明的事,對自己有這麼高的期望。”柔安可憐地想道,根本不是自己有太高的期望。只要維克對她勾勾指頭,她就會跑過去任他爲所慾爲,她的貞法只代表他不感興趣,而不是她的道德標准。

  “然後又發生什麼事呢?”“他們一路爭吵地上樓。也許是潔茜在吵。她對他尖叫,而維克試圖安撫她,但是她不聽。”“她是否威脅要將他從露西的遺囑中除名?”柔安點點頭。“不過祖母只是看起來有點驚訝的樣子。我松了一大口氣,因爲我無法忍受是我導致維克失去戴氏莊園的。”“你聽見他們房裏傳出任何激烈的聲音嗎?”“有玻璃破碎的聲音,然後維克對她喊說去離婚呀,他就離開了。”“他有沒有說他會做任何事好擺tuo她?”“我想是有,”柔安答道,知道其他人會確認這一點。“我不怪他。如果有幫助的話,我會把我的津貼加入她的贍養費裏面。”警長的嘴再度扭曲起來。“你不喜歡潔茜?”她搖搖頭。“她老是恨我。”“你嫉妒她嗎?”柔安的嘴chun顫抖著。“她擁有維克。不過就算她沒有,我知道他也不會對我有興趣。他從來就沒有。他對我好只是可憐我。自從她昨夜引起了那麼大的麻煩——我的意思是我所引起的——我決定最好還是像她們要我做的那樣到外地上大學。也許到時候我可以交到一些朋友。”“維克離開後,你有沒有聽到房裏傳出什麼聲音?”柔安打個寒顫,潔茜的影象又映入她腦海。她吞咽著。“我不知道。每個人都在生我的氣,連維克也一樣。我很難過,回到自己的房間。我的房間在後屋。”“好了,柔安,我要你仔細地想。當你上樓時,他們的房間是在前面走廊的左邊。如果房裏有燈光,你可以在門口下看到燈光透出來。我自己查證過。當你回房時,你有朝那個方向看嗎?”她記得很清楚。她曾害怕地看著潔茜的房間,害怕她會像個女巫沖出來,所以很安靜地走著,以免讓潔茜聽到。她點點頭。

  “燈是打開的嗎?”

  “是的。”她很確定,否則她會以爲潔茜進了相連的臥室,就不會聽到她了。

  “好,現在告訴我後來你發現她的事。那是幾點?”

  “兩點以後。我睡不著。我一直在想怎麼會搞砸所有的事,替維克惹了那麼多麻煩。”

  “你一直都是醒著?”警長銳利地問道。“你有沒有聽見任何聲音?”

  她搖搖頭。“我說過我的房間在後面,跟別人的距離很遠。那裏很安靜,所以我才喜歡那裏。”

  “別人回房間時你知道嗎?”

  “我大約在九點半時聽見蘿莉姨婆在走廊上,但是我的房門關上,沒聽清楚她在說什麼。”

  “哈倫說他在八點開始看電視的電影。九點半不可能會播完。”“也許他們在房間裏看完。我知道他們房裏有電視,因爲祖母在他們搬進來之前才裝天線的。”

  他拿出記事本寫幾個字,然後說道:“好吧!我們再回到今天早上你到潔茜房間的事。那時燈是開的嗎?”“不。我進去的時候打開的。我以爲潔茜上chuang了,我打算叫醒她好跟她說話。燈光很亮,有好幾分鍾我沒辦法看清楚,然後,我——絆到了她。”她打顫著開始發抖,先前臉上的se彩再度變爲慘白。“你爲什麼要去跟她說話?”“我要告訴她那不是維克的錯,他沒做錯什麼事。那是我——很笨,就跟平常一樣,”她沈鈍地說。“我絕不是有意替他帶來麻煩的。”“爲什麼不等到早上?”“因爲我要在早上以前做好。”“那麼你爲什麼不在上chuang之前做呢?”“我是個懦夫。”她羞愧地看了他一眼。“你不知道潔茜可以變得多麼卑鄙。”

  “我一點也不認爲你是懦夫,甜心。承認自己的錯誤是要有很大的勇氣。很多成年人都沒學到這一點。”她又開始搖晃,鬼魅般的神情再度回到臉上。“我不要潔茜發生糟糕的事,不是這麼糟的事。如果她跌倒或是怎麼的,我會笑得很開心。但是當我看到她的頭……還有血……起先我都認不出她來了。她以前總是那麼美麗。”她的聲音消逝了,柏理沈默地坐在她身邊努力思考。柔安說她打開了燈。所有的門把和開關都有做指紋采樣,如果她的指紋在某個特定的開關,那很容易可以查證。如果在她回房時燈是亮著的……

暮色情濃第6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6章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