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米·布爾加科夫>大師與瑪格麗特>第三章

《大師與瑪格麗特》第三章

米·布爾加科夫作品

  第三章 第七項論證

  “是的,可敬的伊萬·尼古拉耶維奇,那是上午十點鍾左右的事。”教授轉向詩人說。

  詩人如夢初醒,用手抹了抹臉,擡頭一看,牧首湖畔已是暮se蒼茫了。

  湖shui變成了鉛黑seshui面上一葉輕舟徐徐滑動,傳來均勻的木槳拍shui聲和舟中女子的陣陣嬉笑。環湖的幾條林*道邊的長椅上已經有不少遊人了,但只是其他三面有,唯獨我們這幾位交談者這一面依然不見別的遊人。

  莫斯科的天空像是褪了顔se,一輪滿月已經升高,看得十分清楚,只不過它暫時還是蒼白的,尚未變成金黃se。呼吸比剛才輕快多了,樹下長椅上人們的談話聲也仿佛變得溫和得多。一派美好的黃昏景象。

  無家漢暗自驚訝:“瞧,天se已經黑下來了!我怎麼會不知不覺地聽他編造了這麼一大段故事?也許,這故事不是他講的,而是我剛才睡著了,做了這樣一個夢?”

  但是,還得承認故事的的確確是教授講的,否則就得假定柏遼茲也同時做了個同樣的夢,因爲他現在正凝視著外guo人的臉發表意見:

  “教授先生,您這故事非常有趣,盡管它與《福音書》裏的記載完全不同。”

  教授臉上掠過一絲曬笑,回答道:

  “恕我直言,別人站區不論,以您之博學總該知道《福音書》裏記載的那些事純屬子虛,根本沒有發生過吧。所以,如果我們把《福音書》作爲史料引證,那未免……”他又冷冷地笑了笑。這一來,柏遼茲倒一時語塞了,因爲他剛才從铠甲街朝牧首湖來的路上對無家漢講的正是這番話,句句不差。

  “那倒也是,”柏遼茲說,“不過,您剛才講的這些,怕也無人能證實吧。”

  “噢,不!這可有人能證實!”教授的俄語又帶上外guo腔調了,但語氣十分自信。同時他忽然故弄玄虛地用手勢招呼兩位朋友向自己靠近些。

  兩人各自從左右向他俯過身來,于是他又cao著純正的俄語講起話來(完才曉得,他的外guo腔調怎麼會時有時無):

  “是這麼回事……”教授先鬼頭鬼腦地四下瞟了幾眼,這才低聲細語地說,“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我一直在場。在涼臺上我就站在本丟·彼拉多身旁,他在花園裏同大祭司該亞法談話時我也在場,我還登上了那個石築壇臺。只是我沒有公開露面,是所謂的微服私訪,所以,懇請二位對任何人都不要透露出去,絕對保密!……噓!”

  三個人又都不做聲了。柏遼茲的臉變得煞白。過了好一陣,他才用顫抖的聲音問道:

  “您……您在莫斯科多長時間啦?”

  “我是剛剛到達!”教授急忙回答。這時兩位朋友才想起正視一下教授的眼睛。他們發現:此人左眼珠呈嫩綠se,看上去瘋狂而毫無理智,右眼珠漆黑,卻又顯得那麼空虛、死寂。

  心慌意亂的柏遼茲稍稍定了定神,暗想:“怪不得嘛,這就全都可以解釋通了!原來是從guo外來了個瘋德guo人,或者就是剛剛在這湖畔犯瘋病的。准是這麼回事!”

  不錯,確實可以解釋通了:什麼陪同已故哲人康德共進早餐的胡謅,什麼葵花子油和安奴什卡之類不著邊際的話,什麼關于腦袋要被切掉的預言,等等,全都可以解釋清楚了——這位教授是個瘋子。

  柏遼茲立即想好了自己的措置方案。他向後一仰身,靠在長椅背上,從教授背後朝無家漢擠了擠眼,表示:咱們可不能戗著他說。但是,早已六神無主的詩人沒有明白他這個暗號。

  “對,對,對!”柏遼茲故作激動地說,“這倒也有可能!無論是本丟·彼拉多,還是那涼臺上的情況以及諸如此類的事,都很有可能……請問,您是只身來此地的,還是同夫人一起?”

  “一個人。孤身一人。我總是獨來獨往的。”教授的話音裏透著淒涼。

  “那您的行李放在哪兒啦,教授?”柏遼茲委婉地探詢著,“是放在大都會飯店了嗎?您在哪裏下榻?”

  “我嗎?沒有在哪裏。”瘋德guo人回答。他那只綠眼睛怅惆地、怪模怪樣地望著湖面,目光徘徊不定。

  “怎麼?那……您打算住在哪兒籲?”

  “在您家裏呗!”瘋子的態度突然變得十分放肆,說著還沖柏遼茲擠了擠眼。

  “我……我當然非常歡迎,”柏遼茲哪嘟哝哝地說,“不過,說實話,您在寒舍一定會感到不方便……大都會飯店的房間很舒適,那是高級賓館……”

  這時瘋人忽然把臉轉向詩人伊萬·尼古拉耶維奇,笑嘻嘻地問道:

  “那麼,您說,魔鬼也不存在?”

  “魔鬼也不存在……”

  “你別戗著他說!”柏遼茲急忙又從教授背後對詩人擠眉弄眼,只動著嘴chun輕輕地提醒他說。

  但是,伊萬·尼古拉耶維奇被眼前這荒唐事弄得頭昏腦漲,反而大聲喊起來,而且說了些不該說的話:

  “根本沒有什麼魔鬼!您別發神經好不!這簡直是活受罪!”

  瘋人一聽,縱聲大笑起來,連身旁椴樹枝頭的麻雀都給他的笑聲呼飛了。

  “哎呀,這才真叫有趣!”教授一邊狂笑不止,一邊說,“你們這裏是怎麼搞的?不論提起什麼,一概沒有!”忽然,他不笑了,而目,像精神病人常有的情況一樣,從狂笑立即轉向另一極端——大爲震怒。他聲se俱厲地問道:“那,照這麼說,真是沒有喽?”

  “請您息怒,教授,請息怒,請息怒,”柏遼茲喃喃地說,生怕刺激病人,“請您和無家漢同志在這裏稍坐片刻,我得先到路口去一趟,得去打個電話。回頭您想到哪裏去住,我們兩人送您去。您對本市還不熟悉嘛……”

  柏遼茲的對策應該說是正確的——趕緊到就近的自動電話亭給外事局挂電話,通知他們:現在有位guo外來的顧問呆在牧首湖畔,顯然chu于精神失常狀態,所以,必須立即采取措施,不然怕要鬧出點小小麻煩來。

  “挂電話?嗯,好,去挂吧,”精神病人同意了,語氣有些感傷,忽然,他又急切地請求柏遼茲,“不過,臨別前,我還是想懇求您一件事:您哪怕只相信魔鬼的存在也好嘛!我對您就不再有更多的請求了。您要知道,這是有第七項論證可以證實的,是最可靠的證明!它馬上就會擺到您面前。”

  “好吧,好吧,”柏遼茲敷衍著,虛情假意地笑了笑,急匆匆朝牧首湖公園的一個出口走去,那個出口正對著铠甲大街的耶莫拉耶夫胡同口。臨走前他又對詩人擠了擠眼,而詩人想到自己不得不留下來看著這個瘋德guo人,自然感到很沮喪。

  教授的瘋病這時卻霍然而愈。只見他容光煥發,望著離去的柏遼茲的背影大聲喊道:

  “米哈伊爾·亞曆山大羅維奇!”

  柏遼茲打了個寒戰,轉回身來。同時他暗自安慰自己……

大師與瑪格麗特第三章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三章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