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紀實傳記>中國現代人物傳記>周恩來傳>十一、反冒進

《周恩來傳》十一、反冒進

中國現代人物傳記作品

  周恩來的後半生,致力于把中guo建設成爲一個繁榮富強的guo家。他的關于建設的理想和作法,是有條不紊的,穩步前進的。他曾說過:“我們進行工作時要穩步前進,不能急躁。”“我們的經濟遺産落後,發展不平衡,還是一個農業guo,工業大多在沿海。我們的文化也是落後的,科學shui准、技術shui准都很低。例如地質專家很少,自己不能設計大的工廠,文盲相當多。這些落後狀況會使經濟建設發生困難。”“不估計到這些困難,就會産生盲目冒進情緒,另一方面,如不估計到有利條件就會産生保守傾向。”

  第一個五年建設計劃的基本任務是首先集中主要力量發展重工業、建立guo家工業化和guo防現代化的基礎。就是對于這個中心點,周恩來也是謹慎從事的。他特別說明:“我們說‘集中主要力量’,並不等于冒進。”他的這種穩步發展的建設思想,不只是在工業建設方面,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。例如,關于教育,他說過:“我們的攤子不要鋪得很大,一定要有重點,要穩步前進。”對于農業,他也說過:“發展農業要穩步前進,不能要求太急。”

  這是符合周恩來的xing格和作風的。周恩來是銳意進取而又謹慎周詳的人。

  在第一個五年計劃建設期間,經濟建設上發生過兩次冒進傾向。第一次是1953年。這一年是執行guo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開始,年度的guo民經濟發展計劃和guo家財政預算中反映了急于求成的傾向。在這種思想指導下,加上編製預算時由于沒有結合guo家的信貸計劃,沒有考慮到財政方面的季度差額和周轉資金,而把上年結余全部列入預算,並且作爲當年的投資安排,結果造成信貸資金嚴重不足和財政後備力量缺乏。由于財政盤子定的過大,基本建設鋪得過寬,尤其是有些方面的投資助長了盲目冒進傾向,導致這年全guo城鎮人口從1950年的6000多萬猛增到7800多萬,全guo吃商品糧的人口激增到2億,造成guo家糧食供應的極度緊張狀況。

  周恩來很快察覺了這種狀況。6月19日.他在政務會議上指出,我們既要反對右傾保守,又要反對急躁冒進。並說,當前整個農村工作的重點是反對急躁冒進。他在全guo財經會議上作結論時,也說:今後應該注意提高計劃xing,防止盲目xing,要重點建設,穩步前進,一切計劃必須建立在可靠的基礎上,反對百廢俱興,並須有足夠的預備力量。

  這年夏天召開的全guo財經會議,周恩來是主要領導人。會議製定了一系列克服冒進傾向的措施。會後,全guo貫徹會議精神,克服和防止盲目xing,在重點建設中堅持了穩步前進的方針。這樣,使得1954年和1955年的經濟工作基本上沿著有計劃的軌道穩步運行。

  1956年初,在上年夏天開始的反對“右傾保守”的思想影響下,在保證“一五”計劃提前完成的原則下,製定了1956年guo民經濟計劃草案。這個計劃考慮需要多,對guo家物力財力的條件研究不夠,總的安排上要求過高過急,反映了急躁冒進的傾向。這年1月,周恩來在中共中央召開的知識分子會議上指出:不耍搞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,要“使我們的計劃成爲切實可行的、實事求是的,而不是盲目冒進的計劃”。他還說,“這一次我們在guo務院召集的計劃和財政會議,主要解決這個問題”。2月7日,周恩來指示正在召開的計劃會議和財政會議:反對右傾保守,轟轟烈烈。這是社會主義的喜事,但也帶來一個缺點,不小心謹慎辦事,有冒進、急躁的現象。對社會主義的積極xing要鼓勵,不要潑冷shui。但各個部門搞計劃不能超過客觀可能,不能沒有根據地亂提計劃。8日,他在guo務院第24次全ti會議上告誡guo務院各部門!“不要光看到熱火朝天的一面。熱火朝天很好,但應小心謹慎。”“現在有點急躁的苗頭,這需要注意。社會主義積極xing不可損害,但超過現實可能和沒有根據的事,不要亂提,不要亂加快,否則就很危險。”現在,“各部專業會議提的計劃數字都很大,請大家注意實事求是”。“領導者的頭腦發熱了的,用冷shui洗洗,可能會清醒些。”

  2月3日、6日,周恩來和guo家計委主任李富春、財政部部長李先念研究計劃會議和財政會議上的問題。周恩來認爲,既然已經存在“不小心謹慎辦事,有冒進急躁現象”,而且各專業會議訂的計劃“都很大”,那麼,計委、財政部對計劃就“要壓一壓”。2月10日,周恩來在guo務院常務會議討論各部門各地區所提1956年計劃的各項指標時,就實行“壓一壓”,他抓住了嚴重tuo離物資供需實際,破壞guo民經濟整ti平衡的指標,進行了較大的削減,其中基本建設投資由170多億元壓到147億元。

  3月25日,guo務院下達壓縮後的《1956年guo民經濟計劃(草案)》。這個計劃(草案),由于當時種種主客觀原因,一些指標仍然偏高,沒有能夠從根本上解決建設物資的供需矛盾。經濟建設上急于求成。齊頭並進的後果,很快就突出地表現出來:不但財政上比較緊張,而且引起了鋼村、shui泥、木材等各種建築材料嚴重不足的現象,從而過多地動用了guo家的物資儲備,並且造成guo民經濟各方面相當緊張的局面。

  周恩來看到,經過壓縮的1956年的計劃(草案),仍然是冒進的。他由此推論,不但年度計劃冒了,遠景計劃也冒了。已經規定的1956年,1957年和第二、第三個五年期間建設速度的遠景計劃,也是冒進了。他認爲,只要摸清了實際情況,就要進一步反對冒進,“要敢于抗大流”。

  1955、1956年的情況是:1955年把基本建設的規模定得比較小了一些,又不適當地削減了某些非生産xing的基本建設投資;1956年則是冒進了。根據這兩年的經驗,爲了確保經濟工作的健康發展,必須堅持反對右傾保守同急躁冒進這兩個傾向,而當時主要是應當反對冒進。

  當時,周恩來曾經要秘書幫他查找馬克思說過的一段話:人類始終只提出自己能夠解決的任務,因爲只要仔細考察就可以發現,任務本身,只有在解決它的物質條件已經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過程中的時候,才會産生。

  從上述認識出發,4月10日,周恩來主持guo務院常務會議,研究采取製止經濟形勢惡化的措施。他抓了“動員生産,約束基建”,“爲平衡而奮鬥”。把精力放到了反對急躁冒進上。5月11日,他在guo務院會議上提出:“反保守從去年8月開始,已經反了八九個月了,不能一直反下去了!”他在這個月同李富春、李先念交換意見,要再次解決訂得過高的1956年的guo……

周恩來傳十一、反冒進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十一、反冒進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