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紀實傳記>中國現代人物傳記>周恩來傳>十六、鞠躬盡瘁死而後己

《周恩來傳》十六、鞠躬盡瘁死而後己

中國現代人物傳記作品

  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周恩來忙于對guo內外大事的caochu理,經dang顧不上吃飯,顧不上休息,夜以繼日,日以繼夜。有一次,一位烈士子女來探望他,懇求他保重身ti。在傍晚的院子裏,周恩來目光炯炯地看著這位同志,說道:

  “在‘文化大革命’中,我只有八個字:鞠躬盡瘁,死而後己。”

  這是周恩來決意面向這場災難,爲dangguo家獻身的忠誠誓言。這八個字貫穿了他的一生。

  林彪自我爆炸後,在毛澤東的支持下,周恩來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。1971年10月上旬,經周恩來提議,毛澤東同意撤銷中共中央軍委辦事組,由葉劍英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。毛澤東接見軍委辦公會議成員時說:“凡討論重大問題,要請總理參加。”周恩來、葉劍英、李先念等掌握了dang、政、軍大權。

  周恩來等有了一定的條件,來設法盡量糾正“文化大革命”的錯誤,努力消除“文化大革命”給各個領域造成的嚴重惡果了。他們整頓和加強企業管理,平反一些冤假錯案,解放大批幹部,逐步恢複文教、科技部門的正常工作,並著手打開外交工作的新局面。

  周恩來當時提的是:批判極左思chao

  周恩來在1967年就反對過極左思chao。1968年,他又提過“極左思chao一定要批判”。1970年6月,他指出:“防保守,排極左,仍是當前主要任務。”9月,他針對出版工作中存在的極左偏差,提出不能割斷曆史,不能“因人廢文”,指出“任何思想的發展都不是無根的,新社會是從舊社會tuo胎出來的”,“這就叫曆史唯物主義”。到1971年3月,在guo務院召開的全guo出版工作座談會上,他針對存在的問題著重講了批判極左思chao的問題。他批評了“破壞紀律,無政府主義泛濫,只有自由,沒有集ti,爲所慾爲”。他說:“自由主義是右的,但形式上是以極左出現的”。“否定一切,這也是極左思chao。”這年上半年,他已經在一些會議上強調要反對極左思chao了。

  “九一三”事件後,隨著批林整風運動的深入,批判極左思chao的鬥爭開始全面展開,特別是在落實dang的經濟政策和幹部政策方面,在實際工作中産生了效果。

  從1971年底開始,周恩來在一系列相繼召開的全guoxing專業會議上,通過批判極左思chao和無政府主義,來消除“文化大革命”對經濟方面的破壞xing後果。他強調指出批判極左的重要xing,並且針對由于受林彪鼓吹“突出政治”的影響而普遍存在的不敢抓生産、抓業務的傾向,在會上批評說:極左思chao就是搞“空洞的、抽象的、形而上學的東西,誇誇其談,走極端”。他強調“運動與業務不能對立”,鼓勵各級幹部理直氣壯地抓生産,抓業務。1973年,他在聽取guo家計委彙報計劃工作時指出:“1969年以後,在經濟管理上瞎指揮盛行。南昌把飛機廠最好的工人下放了。景德鎮陶瓷窯也給炸了。林彪一夥一直破壞到‘九一三’.影響到1973年,惡果逐步暴露出來了。應把‘九大’以來林彪一夥破壞經濟計劃的情況編個材料,供大家批判。一定要批透,把破壞xing後果消除掉。”他說:“guo民經濟要按比例發展,但現在根本沒有比例!”“到chu搞獨立經濟ti系是不行的。”在周恩來的指導下,從1971年底到1973年,guo務院召開一系列全guoxing專業會議,批判林彪一夥自立政策,自成系統,搞獨立王guo,破壞dang對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,挑動資産階級派xing,分裂工人階級隊伍,反對有計劃按比例地發展guo民經濟,破壞dang的經濟政策,在農村強迫擴社並隊,沒收自留地,砍家庭副業,搞“一平二調”;在城鎮“割資本主義尾巴”;等等。1973年2月,guo家計委根據周恩來指示精神,起草了《關于堅持統一計劃,加強經濟管理的規定》(即經濟工作十條)。這個文件拿到這年全guo計劃會議討論時,除了“四人幫”把持的上海市外,其余28個省、市、自治區都表示贊成。

  當時,周恩來指出了經濟工作中有“三個突破”的嚴重問題,要著重加以解決。1972年初,他在全guo計劃會議上說:職工人數突破了5000萬,工資突破了300億元,糧食銷售量突破了800億斤,這“三個突破”對guo民經濟各方面帶來了一系列的問題,不注意解決就會犯錯誤。但是,這個問題在1972年還沒有切實得到解決。這年底,職工人數達到5610萬人,工資總數達到340億元,糧食銷售量達到927億斤,出現了糧食周轉困難的狀況。1973年3月,周恩來聽取guo家計委彙報後,生氣地說:“確實沒有‘王法’了”;“不只三個突破,貨幣發行也突破了”。“林彪一夥破壞經濟所造成的惡果這兩年表現出來了。票子發多了,到了最大警戒線。三個突破不如這一個突破。你們管財政、銀行的也不叫,要隨時提醒,這是個寒暑表嘛!”還說:“1970年基本建設大膨脹,1972年沒有抓。鑒于這個教訓,以後要全年抓。該停的停,停得不合適的再建。”他還講了要貫徹執行按勞分配的原則,批評了幹多幹少一個樣、幹好幹壞一個樣、會幹不會幹一個樣、幹與不幹一個樣等平均主義傾向。

  guo務院采取了堅決的措施:首先,控製基建規模的擴大,減少基建投資,同時壓縮基建占用民工人數,增加農業財政撥款和支農工業投資,1973年比上年增加19%。第二,加強勞動工資的集中統一管理,重申勞動工資大權在中央。1972年6月9日,guo務院發出關于加強工資基金管理工作的通知,規定凡未經批准超計劃招收職工和違反guo家政策和規定增加工資的,銀行有權拒絕支付。第三,積極解決糧食購銷差額問題。1972年11月24日,guo務院向中共中央寫了糧食問題的報告,並轉報了商業部的報告,內容是發展糧食生産、整頓糧食統銷工作、控製職工人數和吃商品糧人數等。中共中央在12月10日批轉了這兩個報告,要各地執行。

  經過1972,1973年的努力,“突破”的問題得到了解決。

  在反對極左的同時,周恩來在整頓企業管理,落實農村政策,重視教育和科研工作,發展對外經濟等方面,都做了不少工作。1972年2月5日,周恩來指出,現在我們的企業管理亂得很,要整頓。這是首次提出整頓的主張。據此,全guo計劃會議起草了文件,提出企業要恢複和健全同位責任製等七項製度,要抓産量、品種、質量等七項指標。對這個文件,經周恩來主持討論定稿後,建議由guo務院提請中共中央批轉下發。但由于張春橋作梗,沒有能發下去。在實際工作中,周恩來把工業産品的質……

周恩來傳十六、鞠躬盡瘁死而後己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十六、鞠躬盡瘁死而後己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