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哲學/宗教>奧修>靜心:狂喜的藝術>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個體中的表現

《靜心:狂喜的藝術》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個體中的表現

奧修作品

  普拉那是什麼?它在7個ti中是如何表現的?

  普拉那是能量,是我們裏面的活生生的能量,是我們裏面的生命。這個生命自己顯示自己,就涉及到的生理ti而言,它是氣息的吸進與呼出。它們是兩件相反的事,我們把它們看成一個,我們說“呼吸”。但是呼吸有兩個極:吸進與呼出。每一種能量都有極,每一種能量都存在于兩個極點之中,否則它無法存在。兩個極點,帶著它們的緊張與和諧創造出能量,就像磁鐵的兩極一樣。吸氣與呼氣相反,呼氣也與吸氣相反。在一個單一的片刻中,吸氣就像是出生,而呼氣就像是死亡。在一個單一的片刻中,兩件事都在發生:當你吸氣,你出生;當你呼氣,你死亡。在一個單一的片刻中就有出生與死亡。這個極xing就是生命能量的上升和下降。

  在生理ti中,生命能量就采取這種表現方式。生命能量誕生,在70年之後,它死了。與呼吸屬于同一種現象的更偉大的表現就是:白天與黑夜。

  在所有的7個ti(生理ti、靈妙ti、魂魄ti、心智ti、靈xingti、宇宙ti和涅槃ti)中,都有一個相應的進出的現象。就心智ti而言,思想的進與出是與呼吸的進與出是同一種現象。

  每一個片刻中,一個思想進來,一個思想出去。

  思想本身是能量。在精神ti中,能量表現爲思想的來來去去;而在生理ti中,它表現爲呼吸的來來去去。那就是爲什麼你可以用呼吸來改變你的思想的原因。它們之間有一種相應。

  如果你停止吸氣,思想也將會停止進來。在你的生理ti方面停止呼吸,那麼在心智ti方面的思想就會停止,而當生理ti變得不舒服時,你的心智ti也將會變得不舒服;生理ti將會渴望吸氣,而心智ti也會渴望帶入思想。

  就像氣息要從外界吸入,空氣存在于你之外,同樣,一個思想的海洋也存在于你之外。思想進進出出。你的氣息在另一個片刻會變成我的氣息,你的思想麼變成我的思想。每當你呼出氣息,你也同樣在扔出你的思想。就像空氣存在,思想也存在;就像空氣可能被汙染,思想也可能被汙染;就像空氣可能是不純的,思想也可能是不純的。

  氣息本身不是普拉那。普拉那意味著活生生的能量,它通過進與出的兩極xing來表現它自己。把氣息吸入的能量是普拉那,而不是氣息本身。那個把氣息吸入又送出的能量就是普拉那。

  那個把思想吸入又扔出的能量也是普拉那。在所有的7個ti中,這個過程都存在,我現在只是談到生理ti與心智ti,因爲我們都知道這兩者,我們能容易地理解它們。但是在你的存在(being)的每一個層面中,同樣的事情都存在著。

  你的第二ti,靈妙ti有它自己的進出過程。你會在7個ti中的每一個ti中都感覺到這個過程,但是你只能夠感覺到它像呼吸的進進出出,因爲你只是熟悉你的生理ti和它的普拉那。于是你總是會誤解。

  每當有另外的ti或它的普拉那的感覺來到你那兒時,你首先會把它理解爲呼吸的進出,因爲這是你唯一知道的經驗。你只是知道普拉那的活生生能量的這種表現形式。但是在靈妙ti那一層,那兒沒有呼吸也沒有思想,但是有感應(influc ence),只有感應的進與出。

  你在並不了解一個人時與他接觸,他甚至沒有與你談過話,但是關于他的某些東西進來了。你或者接受它或者扔出它。有一個微妙的感應,你可以稱它爲愛或者你可以稱它爲恨——吸引的或排斥的。

  當你被排斥或者被吸引,它是你的第二ti的。而那個過程每時每刻都在進行,它從不停止。你總是將感應接受進來然後扔出去。另一個極點總是會存在的。如果你愛上了某個人,那麼在某個片刻你將會是被排斥的。如果你愛上了某個人,氣息被吸入了,那麼它將被送出來,而你將是被排斥的。

  所以每一個愛的片刻都會跟隨著一個排斥的片刻,活生生的能量存在于兩極xing中,它從不存在于一個極點上,它不可能!每當你想使它這樣做,你都是在嘗試那不可能的事。

  你不可能愛某個人而在某些時候不帶有對他的恨。恨將會存在,因爲活的生命力無法存在于一個單獨的極點上,它存在于對立的極xing中。所以一個朋友注定是一個敵人,而這將會繼續下去。這個進來與出去將一直發生到第七ti。沒有一個ti可以沒有這個進出的過程而存在。它無法存在,就像生理ti如果沒有呼吸的進進出出就無法存在一樣。

  就生理ti而言,我們從不把這兩件事當作是對立的,所以我們並不受它的打擾。生命並沒有在呼出與吸入之間劃什麼界限,它沒有道德的區別。沒有什麼可以作選擇的,兩者是一回事。這個現象是自然的。

  但是就第二ti而言,恨一定不能在那兒,而愛一定要在那兒,于是你就開始了選擇。你開始了選擇,而這個選擇會創造出幹擾。那就是爲什麼生理ti通常比第二ti、靈妙ti更健康一些。靈妙ti總是在沖突,因爲道德選擇已經創造出了一個地獄。

  當愛來到你身上,你就感到一種健康,但是當恨來到你身上,你就會感到病了。但是它是注定要來的。所以一個知道的人,一個理解兩極xing的人,在它來臨時,他是不會失望的。一個知道兩極xing的人是安逸的、平靜的。他知道它一定會發生,所以當他不在愛的時候他不會去試著愛,他也不會去創造恨。事情來來去去,他既不被來而吸引,也不被去而排斥,他只是一個觀照者,他說:“這就像呼吸的進進出出。”

  佛教靜心方法中的阿那帕那—沙提瑜伽(anapana-sati yo-ga)就是與這個有關的,它說:只要成爲一個你的呼吸的觀照者,只要成爲一個觀照者,從生理ti開始。在阿那帕那—沙提瑜伽中沒有談到其他6個ti,因爲它們漸漸地會隨之而來。

  你越是熟悉這個兩極xing,這個同時的生與死,你就越是會對第二ti變得覺知。那時候,對于恨,佛陀說,要平等超然(upeksha),要變得漠不關心,無論是愛還是恨,都要漠不關心。不要執著任何一方,因爲如果你執著,那麼另一極該怎麼辦?然後你會chu于不安(dis-ease)之中,你會有病,你將不會泰然自若了。

  佛陀說:“愛人來臨受到歡迎,愛人走了傷心哭泣。相互討厭的人碰在——起是一個痛苦,而他們的分開則是一個極樂。但是如果你繼續把你自己劃分爲這樣的兩極,那麼你會在地獄裏,你會活在一個地獄裏。”

  如果你只是成爲這些極點的一個觀照者,那麼你會說:“這是一個自然的現象,這對‘ti’來說是自然的——……

靜心:狂喜的藝術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個體中的表現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十七章 普拉那在7個體中的表現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