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孔慶東>47樓207室>風流大尋呼

《47樓207室》風流大尋呼

孔慶東作品

  

第一集 孔夫子出書

  晨光明媚,莺啼婉轉。

  小橋流shui之境,綠肥紅瘦之chu,緩步踱來一中年男子。儒服素雅似學者,身材魁梧似力士,神態悠閑似野鶴。背手持一部線裝《全唐詩》第二卷,路上橋來,口中吟道:

  “遠上寒山石徑斜,白雲深chu有人家……”

  底氣充沛賽過夏青,音se優美不讓方明。

  忽然,“嘟嘟,嘟嘟……”bp機聲響起,男子腰部長衫隨之震動。

  男子用書拍拍腰部,低聲說:“搗亂”;又昂首再吟:

  “遠上寒山石徑斜,白雲深chu有人家……”

  bp機又響。男子煩躁,背不下去,怒道:

  “唯bp機與小人爲難養也!”

  重新吟哦:“遠上寒山石徑斜,白雲深chu有人家,白雲深chu……”bp機又響。男子長歎一聲:“唉,自從上次征文獲獎,得了這麼個bp機,我老孔就沒安生過!就是跑到白雲深chu,也跑不出這玩意兒的覆蓋範圍”。一邊撩起長衫,掏出bp機,念到上面的漢字顯示:

  “速回電話給南子夫人!”

  電話亭,古se古香。遠chu有人練京劇小嗓。

  男子一tui踏石凳上,一手cao起電話,另一手持書探入後頸搔癢。

  “喂,南于夫人嗎?我是小孔、孔丘啊”。

  南子夫人泡在浴缸裏,周圍有四名侍女伺侯。南子妖媚地握著電話說:

  “該死的小孔,我呼了你一早晨,人家中央尋呼臺是從不會出錯的,我還以爲你又在做什麼鬼學問,不願意理我呢!”

  孔子說:“哪裏哪裏!我剛才正在背詩,背到‘遠上寒山石徑斜,白雲深chu有人家’就怎麼也背不下去了。”

  南子一陣jiao笑,說:“你真笨!下面不就是先‘停車’後‘做愛’嗎?”

  孔子:“哦,對對對,停車坐愛楓林晚,楓林晚,夫人實在聰明,夫人紅于二月花!”

  南子:“謝謝,我說小孔,你還在研究你那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哪?多沒勁啊!你就不能寫兩本《金瓶梅》什麼的,又有名又有利,廣大婦女還喜聞樂見。你前些年給我寫的那些詩也不錯啊,什麼‘竊宛淑女,君子好逑。’我要不是嫁了我們大王這個死鬼,說不定就被你給打動了。”

  孔子:“夫人有所不知,寫小說和詩歌不算學術成果,不能評職稱。我最近整理了一下這些年的研究,打算出版一本《論語》。這本書要是一問世,在guo際學術界的地位肯定會超過柏拉圖和釋迦牟尼。可是出版局那些小人愣是不批給我書號,說我是自學成才的,沒有博士學位,沒在guo外混張綠卡,不能享受學術出版資金,還說我的學術傾向有問題。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不知夫人——能否助孔某一臂之力。”

  南子:“我倒是有個主意,就怕你太清高,不願意跟我同流合汙呀。”說著撩起一把shui,又讓shui從掌中流下。

  孔子一躍坐上石案,說:“夫人有何高見,但說無妨。你還不知道我麼?我從來就不是頑固保守之徒。”

  南子:“這話我愛聽!我呼你就是爲了這事兒。小孔你聽著,你幫我辦件事,我就幫你把那本書出了”。侍女服侍南子出浴。

  孔子:“願爲夫人效勞。”

  南子:“是這麼檔子事兒,我們大王這些日子讓一個跳舞的狐狸精給迷住了,把我跟他那段可歌可泣的羅曼史都給忘了。我苦思苦想了三天三夜,只有這一招能重新點燃這死鬼對我的愛情。就是請你,孔丘——當今最著名的大文豪,學術界第一大腕兒,給我寫一部長篇紀實文學,比如叫什麼《走上聖壇的南子夫人》。寫出我對大王死去活來的愛,寫出我的多才多藝,天生麗質,再配上一組比基尼照片……小孔你說我們大王,不,所有的男人,能受得了這個刺激嗎?”說著點燃一支香煙銜在嘴角。

  孔子說:“當然受不了,那我的《論語》呢?”

  南子:“這容易,把你的《論語》作爲附錄,放在書的後面不就結了?這還省得再去要書號了,而且,我可以通過婦聯增加這本書的訂數,這樣,你的讀者不也跟著擴大嗎?”

  孔子:“這恐怕不合適,我那畢競是學術著作,怎麼能跟比基尼……”跳下石案。

  南子:“小孔你真是死腦筋!有個叫老子的寫了本<道德經>,不也是先搞了個紀實系列叢書,叫做《不道德的女人們》,然後把<道德經>作爲最後一本出版的嗎?再說把你的書跟我放在一起,不也等于給你增光嗎?我還沒要你廣告費呢!這本書要是出來,也算是了了咱倆的一段情不是?小孔你想想,過了這村可沒這店了。我要是失了寵,以後別說再也幫不上你什麼忙,就連電話也可能給我撤了,你就是拿著大哥大,都別想再聽到我的聲音了……”

  孔子:“夫人容我考慮考慮,慾速則不達。”

  南子:“還考慮什麼?你下午就來采訪,材料都給你預備好我等著你啊,孔。”說罷對著電話一吻。

  孔子一怔,手中書滑落于地。

  孔子書房,竹刀筆墨雜陳,不倫不類。

  一根白頭發,被細心拔去。孔子在整修儀容。曾皙在爲他吹風,冉有扯起孔子長衫的一角,按在條案上熨燙,公西華用一支大毛筆爲孔子擦皮鞋。孔子自己用電動剃須刀在臉上精耕細作,其他弟子散立于室內和門外。子路怒氣沖沖,聞進門來,嚷道:“是誰造的遙?是誰造的謠?說老師要去跟南子幽會!”孔子不動聲se:“嚷什麼,子路,我是要去見南子。”繼續閉目剃須。

  子路:“怎麼?是真的?老師,您不能去,誰不知道那南子是禍guo殃民的狐狸精。本來就有些小人製造您和她的桃se新聞,弟子們當然不信。您怎麼能跟這種女人不清不白的,那往後弟子們不都成了好se之徒啦!”

  “放肆!”孔子睜開眼,“你懂什麼!君子xing非異也,善假于物也。那南子荒婬無恥,老師我焉有不知?可是我的《論語》出版不了,你們誰有辦法?南子又不是老虎,見她一面,還能把我吃了?說不定我還可以勸她改邪歸正哪。只要《論語》出版,我的職稱問題一解決,咱們的儒學就可發揚光大,縱然有點桃se新聞也沒什麼可怕。將來的曆史還不是由我們來寫?桃se的帽子戴在誰的頭上不是由我們決定?後人哪裏會知道我孔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這就叫話語便是權力,小子們,學著點!”

  孔子起身:“曾皙、冉有跟我去,帶上兩瓶孔府家酒。子路好好看家,有事呼我,別一天到晚馬馬虎虎的。”

  孔子見南子。一組畫面蒙太奇,畫外配幽默音樂。

  侍女引孔子師徒人內室。孔子施禮,曾皙獻上孔府家酒。南子屏退左右,曾皙、冉有亦退下……

47樓207室風流大尋呼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風流大尋呼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