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梁羽生>俠骨丹心>第15回 獨行長劍一杯酒 孤客高樓萬裏心

《俠骨丹心》第15回 獨行長劍一杯酒 孤客高樓萬裏心

梁羽生作品

  那“公子爺”和他的手下走了之後,金逐流上前與宮秉藩相見,說道:“宮香主,想不到你也到了這兒。”

  宮秉藩淡淡說道:“是呀,真是幸會。多謝你拔刀相助了。”

  金逐流笑道:“以前我不知道你的爲人,多有得罪。現在咱們可以交個朋友了。小弟姓金,名逐流。隨波逐流的‘逐流’二字。”那次宮秉藩與他比劍失利之後,曾經問過他的名字,當時金逐流還是將他當作敵人看待,不肯將姓名告訴他。

  宮秉藩撫劍一揖,說道:“宮某多謝閣下相助之德,三年後比劍之約取消。就此別過。”

  金逐流怔了一怔,說道:“怎麼你的氣還沒有消嗎?你若是想要這塊玄鐵,我可以給你。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,理所應爲,客套話你就不必說了。”何老大在一旁聽他說及玄鐵,不禁面露詫異之se,注視他那匣子。似乎想說什麼,可沒有說。

  金逐流雖然禀xing不羁,卻也是個xing情中人。當他真心實意想和對方交個朋友的時候,他是什麼都可以犧牲的,玄鐵雖是世所罕見的寶物,但並不放在他的心上,但在宜秉藩聽來,卻把他的由衷之言當作了譏刺,于是拂然說道:“不錯,宮某是曾想搶這塊玄鐵,但是要憑本領搶的,豈能不度德、不量力,妄取別人的東西?閣下的本領遠勝于我,我也自知不配有這寶物了,你還調侃我做什麼?”

  金逐流歎了口氣,說道:“唉,我不會說話,又得罪了你。在下只是一點納交之意,你可不要誤會。”

  宮秉藩冷冷說道:‘金冗折節下交,小弟高攀不起!”說罷,轉身便去。何老大想要向他道謝,亦已來不及了。

  金逐流笑道:“這人雖然驕傲得緊,倒也有點骨氣。”心中暗道:“他敗在我的劍下,也難怪他有此誤會。俗語說日久見人心,將來他自會知道我的爲人,那時我再與他解釋。”這麼一想,心中雖然還有一些不快,也就不去管他了。

  何老大父女上前拜謝了金逐流救命之恩,互通姓名,金逐流這才知道父qin名叫何建雄,女兒名叫何彩鳳。

  金逐流道:“何大叔,你的傷不要緊吧,這裏有顆小還丹,請你服下。”

  何建雄吃了一驚,說道:“這是少林寺的小還丹,你這麼貴重的靈丹,別給我糟蹋了。我的傷算不了什麼。”

  金逐流笑道:“這是我的一位世伯偷來的,你盡管拿去,我還多著呢。身ti要緊,不必珍惜它了。”

  何建雄是個豪邁的江湖漢子,聽他這麼說,也就不再客氣,把那顆小還丹服下,說道:“大恩不言報,金相公日後若有用得著小人之chu,何某定效犬馬之勞。好,咱們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吧。”

  金逐流笑道:“他們已經給我打得落花流shui,難道還敢再來?”何建雄父女收拾了攤子,急急忙忙便走,金逐流心裏雖不服氣,也只好提著玄鐵跟上。

  何建雄並無內傷,休息過後,又服了小還丹,健步如飛,何彩鳳的輕功也很不弱,不即不離的跟在她父qin背後。不過金逐流走得更快,轉瞬之間,就越過了他們前頭。

  何建雄已知道他手上提著的是玄鐵,憑著他的江湖經驗,一看就知這玄鐵沈重非常,而金逐流提著玄鐵,自己還趕不上他!要他時不時放慢腳步,才能跟上,心裏又是詫異,又是佩服。

  三人施展輕功,一口氣走出二十多裏,繞過了千佛山,出了濟南城外。何建雄松了口氣,說道:“咱們可以歇歇了。”

  金逐流說道:“那公子爺是什麼人,如此強橫霸道?他那兩個保缥,倒是江湖上的一流角se,卻不知也何以甘心受他所用?”

  何建雄笑道:“這公子爺的來頭可大著呢,他是曹振镛的寶貝兒子。”

  金逐流值:“曹振镛是什麼人?”

  何建雄詫道:“金相公從不過問外間之事吧?這曹振镛官居文華殿大學士,正是當今的相guo哪!當朝兩個權相,滿人是穆彰阿,漢人就是曹振镛。權柄是穆彰阿大些,但曹振镛逢君之惡,助纣爲虐,專門給鞑子皇帝出主意來欺壓漢人,罪惡也不在穆彰阿之下。”

  清代相權分散,內閣大學士之職,在贊理機務,表率百僚,猶古之宰相。清初定製,其數滿漢各二員,協辦大學士,滿漢各一員。然實權多歸于滿人大學士。

  金逐流道:“原來如此。我從海外回來沒有多久,還未知道。”

  何建雄道:“曹振镛只有這個寶貝兒子,任他在鄉下魚肉百姓,胡作非爲。他這寶貝兒子喜歡練武,門下養有一班貪圖富貴的江湖人物,暗中也作朝廷的耳目。”

  金逐流笑道:“早知如此,悔不該不打這公子爺一頓。好,到了北京,我倒要找他老子的麻煩。”“

  何建雄道:“金相公是要到北京去?”葉金逐流道::“正是。”何建雄道:“可是與薩總管作壽之事有關?”金逐流詫道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  何建雄道:“請問你的這塊玄鐵、是不是從六合幫的手上奪過來的?”

  金逐流道:“不錯。原來你也知道了這塊玄鐵的來曆。”這塊玄鐵是六合幫之幫主要送去給薩總管做壽禮的,何建雄既然知道它的來曆,當然可以猜想得到金逐流此次上京是與薩總管做壽有關,是以金逐流也就不用再問了。

  何彩鳳又驚又喜,說道:“這就是史白都拿去巴結薩總管的玄鐵嗎?可不可以給我開開眼界。”

  金逐流道:“行呀,不過你可得小心拿著,玄鐵很重,別弄跌了。”

  何彩鳳接了玄鐵,身子側過一邊,不由得啧啧稱奇:“果然真是寶貝。那串夜明珠雖然價值連城,比起這塊玄鐵來,只怕還是遠遠不如。”何建雄笑道:“不,若是在薩福鼎眼中,但看他會更喜歡那串明珠。”何彩鳳道:“爹爹說的是。”神se有點黯然,隨即把玄鐵交還金逐流。

  金逐流心裏想道:“他們對六合幫的事情倒是清楚得很,卻不知有何關系?”正想發問,何建雄已先說道:“金相公,我向你打聽一個人。六合幫中有個李敦,你可知道?”

  金逐流笑道:“我和他正是道上的朋友。”何彩風登時眉心結解,連忙問道:“這麼說,你和他是相識的了。卻不知是什麼道上的朋友?”問得有幾分稚氣,但喜悅之情亦已表露無遺。

  金逐流哈哈笑道:“他偷明珠、我偷玄鐵,我和他正是同道,偷的都是六合幫的東西,不過,他的那串明珠已經抛下了無底深潭,卻是比不上我的運道了。”當下,把那次在徂徕山上與李敦相遇的事情告訴了何家父女。

  何建雄道:“多虧金相公幫他度過了一次難關、我正擔心他給六合幫的人捉回去呢,不知他現在下落如何?”

  金逐流邁:“徂徕山分手之後,我就不知道他的訊息了。不過,你也不用擔心,六合幫現在正是多事之秋,他們要另外籌辦……

俠骨丹心第15回 獨行長劍一杯酒 孤客高樓萬裏心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15回 獨行長劍一杯酒 孤客高樓萬裏心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