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梁羽生>龍虎鬥京華>第11回 賊壘圖書 雙英入虎穴 擂臺爭勝 一女震群雄

《龍虎鬥京華》第11回 賊壘圖書 雙英入虎穴 擂臺爭勝 一女震群雄

梁羽生作品

  夜se沈沈,人語悄悄,鬥室之中,一燈如豆,婁無畏和丁曉商量今後大計,柳夢蝶則已進內室換yi休息,她說:“小mei心中方寸已亂,師兄們如何決定,小mei定將仗劍隨師兄之後。”她身上穿的還是血迹斑斑的亵yi,在血雨腥風之後,她是不能不趕快去換yi休息了。

  柳夢蝶去後,婁無畏長歎一聲,神情蕭索,問丁曉道:“你剛才說要去北京,你看咱們入北京會濟得了事嗎?這事情真很複雜,它牽涉著整個義和團呢!不過俺是無論如何,拼著xing命不要,也得給師父報仇的。”

  丁曉疊著手指道:“柳老伯以前也是不主張義和團入京的,不過目前形勢已變,不同往日,咱們入京,不單是爲了柳師伯,也爲了義和團。”

  他緩了一緩,又往下說道:“這是怎麼講呢?第一,據小弟所知,李來中、張德成、曹福田三大頭目,都已決定入北京了。他們這次入京法蘭西內戰馬克思寫于1871年4—5月。同年6月發表。 ,是非成敗,姑且不論,但他們的決定,既非我們所能轉移,如果我們不去,事情可能會弄得更糟。我們也去,最少可以提醒他們:內部有變!或者可以使他們聽從柳師伯的遺言,先行整頓內部。第二,這次李來中入京,五湖四海的英雄豪傑,必然雲集京都,其中抱著‘反清滅洋’,與我們共同目的的人,必然不少。柳老師伯和許多前輩的成名人物,都有‘交情’,我們入京和他們一說,他們必肯幫忙。”

  這晚婁無畏和丁曉通宵不寐,闊論高談,大家都覺得很是投機。丁曉告訴婁無畏道,他曾兩入保定城,整頓太極門,丁派的弟子要推他做掌門,他還不曾答應。他笑著對婁無畏道:“這掌門的位子,其實應該是你的。”婁無畏忙正容答道:“曉弟,你還是不要謙讓了吧!我一來和師叔的弟子,都很生疏,不能得他們信任;二來我也無意于此。”

  這一晚的談話,使婁無畏有很深的感觸,丁曉比他只略小幾歲,可是看起來比他充滿活力,年輕得多了,他覺得丁曉既精明,人又爽直。丁曉這晚徑自指責他以前不關心義和團的不對。還說:“師兄,一個人要經得起成功,也要經得起失敗,你受了許多挫折,我是知道的。這次義和團入京,說不定還要受一個大挫敗。但這大挫敗,卻將會是另一個大成功的起點!最少在義和團這次事件中,老百姓已經看出他們自己的力量。他們沒有經驗,失敗了一次就取得一次經驗,像小孩子學走路,跌倒了又爬起,終會走路的。”婁無畏聽了他的話,覺得很有道理。

  第二天他們埋葬了左含英,就跟隨著張德成的大隊,大夥兒到北京去了。

  北京是中guo曆史上的名部,自金代中葉建爲中都(公元一一五三年),元代改稱大都,到明代永樂皇帝以叔篡侄,才從南京遷都于此,正式定名爲北京,清仍照舊,還是以北京爲首都。算起來,到義和團入北京時,它已經有大約七百四十年的建都曆史了,經過七百多年曆代皇朝的整修,北京城顯得特別雄偉瑰麗!”

  婁無畏還是初到北京,他隨著浩蕩的人流,騎著嘶風的駿馬,遠遠已看見高高的城牆,巍峨的西川,心中不禁十分感慨。不消多時,義和團的洪流已由西直門進入紅塵十丈,黃沙滾滾的北京,繞什刹海、北海、中海一路行來,只見紫禁城內的量宮殿字連雲,魚鱗相比,綿亘不絕,婁無畏心想:這些瑰麗巍峨的建築,不知是多少像他父qin那樣的農民的血汗所凝成!但再想一想,又不禁輾然微笑,在今天進入北京的滾滾人流中,就有不少是赤著腳的農民。他放眼一看,但見戈矛蔽日,紅巾輝映!這班莊稼漢出身的義和團員,今天正大踏步踏入皇城,把皇帝的權威視爲無物!

  在天津的義和團進北京前,坐駐通州的李來中,已早兩天率大隊來了。所以婁無畏等進北京時,已是見得chuchu“神壇”香火缭繞,先到北京的義和團弟兄,qinqin熱熱地湧來歡迎,婁無畏、丁曉等自也有一班相識的頭目,跑來招呼。至于張德成、曹福田等大頭目,自去拜見總頭目李來中,這且按下不表。

  且說婁、丁二人和柳夢蝶、姜鳳瓊(丁曉的妻子)等、在義和團設在東單牌樓的一間賓館中歇息下來,不過一個時辰,就聽得門外弟兄通報,說是有三位老者來找,婁無畏方想不知是誰,已聽得人未到,聲先到,一個蒼勁的聲音,已從門外傳來:“無畏,你剛來,想不到咱們又在京城見面。”這是誰?正是婁無畏另一位恩師,威震關外的百爪神鷹獨孤一行,同他來的是以前匕首會開山三老之一的雲中奇,和形意門掌門鍾海平!他們也是早兩天來的。

  師徒重逢出如隔世,婁無畏心中歡喜,自不消說。但在一談到柳劍吟身遭暗算,死在無名小卒之手時,大家又不禁相對唏噓!獨孤一行是已經知道柳劍吟的死訊的,他趕來北京,也爲的是一來想看義和團的勢力,能否幹出一番大事;二來也爲的是替柳劍吟複仇。他到北京兩天,仗著雲中奇和義和團中一些秘密會dang的頭目認識,也很快就清楚了義和團中複雜的情況!

  當下婁無畏又把丁曉夫妻與柳夢蝶介紹見這江湖上成名的三位前輩,三老看兒女英雄,一個賽似一個,心中也自欣慰。獨孤一行問知柳夢蝶曾在心如門下受業,還笑著道:“想不到這位神尼會在晚年收徒,俺和她也曾在四十年前見過一面,qin見過她鐵拂塵拂穴的工夫!”說罷他又把眼光移向丁曉。

  獨孤一行看到丁曉神采飛揚,自也非常欣慰。他心中突然浮起丁劍鳴的影子來,他想起丁劍鳴的浮躁驕傲,再對比一下目前這位年輕人,心中不禁暗暗感歎:到底是一代勝過一代。他又看到姜鳳瓊容光煥發,含笑站在丁曉身邊,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暨人,他不禁含笑說道:“你們這班年輕人,真是一個賽似一個,教我這老頭子越看越愛。曉侄,恕老朽不客氣地說,你比你爸爸強多了。聽說你八九年前離家遠走,除了本門丁派的太極功夫外,又學了陳派的太極功夫,把太極兩派的武功合一起來,可是?”他略緩一緩又笑著說道:“聽你爸爸說,你當日離家遠走,是爲了婚事不如心願。現在你到底是如了心願了。你有空時,倒應和婁無畏說說你怎樣追姜姑娘的經過,好讓他借鑒借鑒。婁無畏什麼都好,就是對自己的婚事太不留意了,哈!哈!”

  獨孤一行這老頭子是太高興了,說話就像連珠炮似的滔滔不絕。他卻料不到無畏受了很大的感觸,只勉強地露出笑容道:“有空一定要向師弟請教。”而柳夢蝶也頗爲尴尬。可是獨孤一行卻看不出來。

  丁曉曾學陳派太極的事,經過頗爲複雜,武林中人也沒幾個知道。原來當時丁、陳二派都負天下重名,丁派就是……

龍虎鬥京華第11回 賊壘圖書 雙英入虎穴 擂臺爭勝 一女震群雄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11回 賊壘圖書 雙英入虎穴 擂臺爭勝 一女震群雄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