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梁羽生>龍虎鬥京華>第12回 虎鬥龍爭 氣寒西北何人劍 風流雲散 聲斷東南幾處蕭

《龍虎鬥京華》第12回 虎鬥龍爭 氣寒西北何人劍 風流雲散 聲斷東南幾處蕭

梁羽生作品

  唐萬川揚聲喝道:“姑娘接镖!”不肯暗襲,先叫一聲。回身撤步,以“反臀yin镖”手法,展唐門絕技,铮然一聲,直奔柳夢蝶中盤“雲臺穴”。

  相距極近,力大勢急,柳夢蝶身回勢轉,只見镖貼肋旁,倏然穿過。說時遲,那時快,唐萬川已急換身形,第二镖、第三镖又劈空打去,一取柳夢蝶的上盤“神庭穴”,一取下盤的“軟麻穴”。柳夢蝶一揮利劍,將取上路的镖磕開,順著用輕功提縱術“一鶴沖天”絕技,身軀憑空拔起,把奔下盤的镖也讓過了。

  唐萬川這三镖不過是探柳夢蝶虛實而已,但已使柳夢蝶悚然動容:這老頭兒真得小心對付。原來他也會以暗器打穴。

  一退一進,兩人又已相隔兩三丈之遙。柳夢蝶一抖手,嗤!嗤!嗤!珠镖三粒,連翩打至,怪聲搖曳。唐萬川一辨破空之聲天道中guo哲學術語。與“人道”相對稱。春秋時,有天 ,便知這三粒珠镖,也是分取自己上中下三chu穴道。大喝一聲:“好招!”一個“镫裏藏身”,讓過第一粒,立伸猿臂,接過了第二粒,一抖手,以珠镖還珠镖,把她的第三粒也激射下擂臺去了,他接珠镖的左手,戴的是鹿皮手套。

  兩人這一暗器爭鋒,擂臺較技,大家都知不易輕與。那唐萬川是暗器名家,他身上的暗器不止一種,頭三枝是普通的飛镖,見打柳夢蝶不著,立刻變換暗器,更換打法。

  唐萬川左手一抖,往暗器囊中一探,先後取出十顆無毒的蒺藜,分交兩手。(唐家的蒺藜有有毒與無毒兩種,有毒的見血封喉。唐萬川只是較技,因此不願用喂毒暗器。)唐家的蒺藜,與別家蒺藜不同,打造得特別輕巧,每顆不過四兩,但卻四周鋒利。別人莫說不會打,根本不能緊握。

  兩人在擂臺上疾走輕馳,唐萬川的蒺藜忽爾出手,右手一揚,五團寒光,接連飛出學園派“柏拉圖學派”的別稱。因創始人柏拉圖所創建 ,隨著身形一晃,左手一揚,又是五團寒光,向柳夢蝶流星般襲到。

  柳夢蝶見唐萬川一探暗器皮囊,已是嚴密防備。只見她也右手一揚,珠镖五粒分迎第一批的五顆蒺藜,蒺藜雖小,珠镖更小。五粒珠镖與五顆蒺藜相撞,五團寒光竟給撞得歪歪斜斜,失了准頭,向柳夢蝶兩旁飛墮下去了。柳夢蝶竟能以暗器打法,使出太極門中的以力打力,以力卸力的功夫。這手絕技,令唐萬川大驚失se

  柳夢蝶打歪了敵人第一批蒺藜,第二團寒光又己流星般襲到。

  這時,柳夢蝶不能再以珠镖,用前法將敵人暗器打歪了。因爲柳夢蝶的牟尼珠镖手法,到底尚及不上心如神尼的爐火純青。她左手掌心之力,還不能同時發五粒珠镖作《資本論》的第4卷,是他的經濟理論的曆史批判部分。寫 ,都像右手的恰到好chu,可以借力打力,碰歪對方暗器的。

  但柳夢蝶的達摩劍法,也得自心如真傳,她青鋼劍展開,一片寒光,呼呼卷舞,只聽得一片繁音過chu,金鐵交鳴,五枚蒺藜都給她打落臺上。

  唐萬川料不到柳夢蝶劍法也如此精湛,心中更是嘀咕,深怕暗器名家的聲譽保全不了,他一發急,竟施展了平生對敵,未曾用過的絕技,以蛇焰箭夾子母彈向柳夢蝶射來。那蛇焰箭,一碰硬物,便發出硫磺火焰,絕不能用兵器硬磕;那子母彈則是一個母彈上有九孔,中藏九枚鐵蓮子,用內勁發射,一撚一擲,飛出之後,“子彈”會被母彈裏面所藏的機簧引動,自動彈了出來,直取敵人,如冰雹降落。這兩種暗器,一齊運用,端的是相得益彰。

  柳夢蝶打落唐萬川蒺藜之後,知道敵人暗器奇多,手法厲害,不敢稍存驕貪,更是特別小心朗格(friedrichalbertlange,1828—1875)德guo哲學 ,他見唐萬川雙肩一晃,一抖手,便嗤的一道藍火,直奔自己沖來,她一閃身,火箭掠過身後,砰的一聲,爆炸開來,她嚇了一跳,往前縱去,幸沒傷著,只見得對面有幾個奇形怪狀的鐵球,發著噓噓怪聲,又連翩飛到。她一聽之下,知道其中必有古怪,不待鐵球到,便倏地縱身,“一鶴沖天”,連人帶劍,直迎上去,青鋼劍輕輕一挑,竟把第一枚子母彈,挑起四五丈高,流星殒石般飛越頭頂,徑跌下擂臺去了。那九枚鐵蓮子在地下射出,四面激射,好在擂臺周圍十數丈方圓之地,都不准人近,看擂的不至受了誤傷。

  柳夢蝶打落第一個子母彈之後,跟著又避開第二枝蛇焰箭,再閃過正面來路,回轉劍來,橫裏一拍,把第二顆子母彈,打得橫飛出去,“子彈”尚未發出,母彈已跌落地上。

  柳夢蝶連打兩顆子母彈時,第三顆又已飛到,距離柳夢蝶不到一丈,突然叮當一聲,九枚鐵蓮子同時飛出,柳夢蝶早有防備,將預藏在手中的一把牟尼珠以“天女散花”手法,向上灑去,只見滿空暗器,如天花亂墜,流星四濺,互相碰擊,都向四周飛射出去了。

  柳夢蝶連躲開兩枝蛇焰箭,擊落三枚子母彈,她竟是很在行,子母彈敢碰,蛇焰箭則避。饒是唐萬川展盡平生絕技四因古希臘哲學家亞裏士多德用語。認爲事物産生和存 ,竟是奈她不何。

  但柳夢蝶也已心驚,她不知這老家夥到底還有什麼刁鑽暗器。她急改守爲攻,變換镖路,將牟尼珠流星打出,越打越狠。那唐方川也真不愧“飛天神猿”的稱號,只見他輕飄飄閃來閃去,快若訊風,捷似靈猿,手中還揮舞一枝奇形怪狀的兵刃,(這是唐家特製的兵器,擅接暗器的“靈犀撅”。)饒是柳夢蝶珠镖紛紛攢擊,可也奈何他不得。

  柳夢蝶雖奈何他不得,但也把他打得手忙腳亂,無暇還擊,當此時也,忽聽柳夢蝶一聲jiao叱,施展出牟尼珠镖的絕技。

  只見柳夢蝶把手一揚,將一大把牟尼珠射上半空,跟著又是一大把牟尼珠直撒上去。唐萬川非常奇怪:這小姑娘弄什麼把戲?不向人打來,卻射向空際。

  唐萬川方在奇怪,只見滿空珠镖,互相碰擊,有的斜飛,有的直射,有的碰了第一顆之後,再碰第二顆,第三顆,竟是拐彎飛到,滿空珠镖,激蕩之下,竟紛紛向自己飛來。唐萬川這一驚非同小可,平生沒見過暗器有這種打法的。一般暗器不論怎樣厲害,都是直線飛來;唐萬川輕功超卓,又擅“聽風辨器”之術,他遙辨敵人手勢,再聽暗器破空之聲,總會測到暗器打來的方位。如今碰到柳夢蝶這樣打法,暗器互相碰擊,有些竟是走“之字形”來的。他驟出不意,饒是施展盡平生本領,右臂、左肩還是給珠镖碰了兩下,受了一點輕傷,擦破一些皮肉。

  唐萬川這一驚是非同小可,料不到柳夢蝶的珠镖絕技,竟真個神奇,她能使珠镖碰撞之後,力度角度還是恰到好chu,這手功夫,確在自己……

龍虎鬥京華第12回 虎鬥龍爭 氣寒西北何人劍 風流雲散 聲斷東南幾處蕭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12回 虎鬥龍爭 氣寒西北何人劍 風流雲散 聲斷東南幾處蕭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