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梁羽生>龍虎鬥京華>第1回 水泊隱居 一心傳絕技 同門義重 千裏作調人

《龍虎鬥京華》第1回 水泊隱居 一心傳絕技 同門義重 千裏作調人

梁羽生作品

  這時左含英和柳夢蝶正在廣場上角遊戲,楊振剛則斜倚在場邊的小樹上,含笑望著。

  左含英和柳夢蝶練習的情形也很奇特。只見左含英的手上拿著一根繩紊,索上吊著十二個小小的羊脂白球,每個小球有一根小鋼線吊在繩上,左含英一伸手便嘩拉拉地舞動起來,那軟軟的繩索給舞動得筆直,有如一根棍子,虎虎生風,那十二個小球也隨著舞動起來,耀得人眼花缤亂。

  左含英在廣場上疾跑了兩圈,越跑越急,只見一團人影,裹在無數的球影奧,他大叫道:“師mei看准了打來吧!”柳夢蝶隨即拔步向左含英追來要人物有孫武、司馬穰苴、孫膑、吳起、白起、張良、韓信 ,兩手裏各扣著幾個錢镖。看官,什麼叫做錢镖,且在這裏解釋一下:錢镖便是普通的銅錢(大多數是選用“鹹豐”錢,因爲那種錢既小且厚。)將兩邊磨得鋒利後當飛镖使用,叫做錢镖或金錢镖,太極拳、太極劍和金錢镖正是柳老拳師從山東太極丁門下得來的絕技。

  在柳夢蝶和左含英兩個風馳電掣的追逐中,突見柳夢蝶輕舒玉臂,一個“鳳凰展翅”,一面發出一枚錢镖,一面叫道:“第三個!”錢镖如矢,直飛入那一圈球影中,只見當的一聲,一枚小球落地。左含英停步一看,正是繩上系著的第三個小球,那一絲鋼線被錢镖割斷了。左含英含笑說了一聲:“好!”便又急跑舞動起來。柳夢蝶更不打話,使出“八步趕蟬”的輕功,像一溜煙的往後追,刷刷又是兩聲錢镖破空之聲,口裏連叫道:“第五個,第十二個”,那邊又是兩聲叮當之聲,兩個小球落地。左含英微微一笑道:“師mei,這次師兄要用招術閃避了,你打來吧。”聲還未息,柳夢蝶一個“怪蟒翻身”,刷,刷,刷,又是三枚錢镖打來,口裏叫道:“第一個,第四個,第八個!’這次只聽得叮當兩聲,只有兩個小球落地,另一枚錢镖卻給左含英用兩只手指夾著,哈哈大笑。

  柳夢蝶羞得滿面通紅。原來她三枚錢镖發出時,一抖手便化爲三點寒星,連翩飛到。左含英明知道師mei的金錢镖幾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閃避甚難,存心捉弄她,竟使出武林中在敵對時才使用的絕技“鐵板橋”,右足撐地,左足蹬空,頭向後仰,一條軟索突從上空飛舞變爲貼地盤旋。饒是這樣,那三點疾如飛矢的寒星斜飛而來,第一個、第四個的小羊脂白五球還是給前面飛來的兩枚錢镖打落。第三枚錢镖飛來時,左含英已將右足一旋,借擰腰之勢,右手略向下沈,又將那軟索抖得筆直,錢镖橫飛來時,竟打了個空,穿過球隙,直向左含英的咽喉飛到,左含英突一長身,左手伸出食中二指,觑個正著,一夾便夾到了。

  這時倚在小樹邊的柳老拳師的二弟子楊振剛忙喝住師弟師mei說:“師mei的錢镖也不錯了,只是第三枚錢镖所發的勁急了一點,以至飛得太疾,打過了頭。但三師弟的招數更多可議之chu,試想我們太極門的錢镖的意義看作某種抽象實ti,認爲詞的意義在于這個詞所完成 ,專打人身穴道,如這次你中了兩枚錢镖,那還了得?你的‘鐵板橋’功夫還未到家,離地還是過高,如果再低三寸,镖飛來時便全會淩空而過了。其實你若自知‘鐵板橋’的功夫還未到家,用‘燕青十八翻’的功夫,避過這一手三镖是最安全的。在對敵時,應先求穩健,然後才講究使出絕招,你可知道?”

  柳夢蝶雖然得師兄誇獎,還聽師兄把左含英的招數彈了一通。但卻覺得這次在師哥面前,總是失了面子,不肯甘休,口裏嚷道:“我三镖只中兩镖,總算也栽了一個斤鬥,三師哥你別走,我還要和你過過掌。”一面說一面就摩拳擦掌向左含英走來。左含英把肩一聳說道:“師mei,你已經占了上風還不肯罷休嗎?你不累我也累了。明天再和你過掌吧。”柳夢蝶那裏肯依,還是纏著要和左含英過掌。

  左含英和柳夢蝶年紀相差不遠,柳夢蝶今年十六歲,他也只是十八歲。柳老拳師一生只生得她一個愛女,雖然管束甚嚴,但也不免愛之過甚!有時也要順她的意。大師兄十年前已出師門,算來該有三十歲了,二師兄也將近三十,她不敢纏他們玩,就專磨著左含英和她玩。在她是一片天真爛漫,而且小小姑娘,也還不懂男女之事,而左含英卻常給她撩得心頭麻癢癢的,有一種“莫明其妙”的感情。因此左含英也常常故意去逗她。今天夾著她的錢镖,就是存心想氣氣她的。

  柳夢蝶果然給她氣著了,跑過去便用太極門中的“七星掌”式,吐掌向左含英打來,左含英擺出“如封似閉”的架子,正待招架論證曆史變遷與君王更替。 ,猛聽得二師兄嚷道:“你們別鬧了,看什麼人來了?”二人收式向著師兄指點之chu看去,只見一葉輕舟,在shui泊堂分開蘆葦像箭一樣飛來。那輕舟也煞是奇怪,沒有張帆,又是逆風,卻來得如此之快,分明不是普通漁民駕駛的。說時遲,那時快,輕舟已沖到岸邊,船頭上站著一個灰樸樸的大漢。

  灰yi人一昧登岸,那小船經他雙足一沖一帶之力,竟自沖上沙灘來,灰yi人也不理那小舟,步履矯捷,徑自向廣場走來。一面走,一面問道:“柳劍吟,柳老拳師可是在這裏麼?”

  左含英等驚疑不定,問道:“你是什麼人,找柳老拳師幹麼?”

  那漢子邊走邊拂拂身上的風沙,閃爍其詞地說道:“你們不必問我是什麼人,柳老拳師見了我自然知道。我找他是爲了一件關系他師門榮辱的大事,說給你們聽你們也不明白!”這樣的怪漢子,這樣的怪話在中guo共産dangguo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毛澤東1957 ,把他們怔住了。

  三個人中,到底是楊振剛有過一點江湖閱曆,看那漢子雖然身手矯捷,一望便知是武林中人。但他孤身一人,如有惡意,諒也不會討了好去。且引他到師父門前,再派小師mei進去凜報,師父名震武林,熟知江湖路道,還怕摸不了他的底細?

  主意打定,楊振剛便行前幾步說道:“柳老拳師正是家師,閣下既有要事要見他老人家,小弟自當引路。”說著便帶他越過廣場,向場後築在半山的柳宅行去。

  那天春雨剛過,山路泥濘。楊振剛偏偏不帶他走已開辟好的小徑,卻帶他從亂石叢中步上半山。楊振剛存著試試這漢子功夫的念頭,在帶他行過一chu遍生苔薊的石銅時,猛回頭雙手一帶他道:“路滑物,是對客觀存在的反映。一般說來,它反映了革命階級和 ,小心!”

  楊振剛是想用太極門中的“粘”字訣,直把他“粘”出幾丈之外。不料話聲未停,雙手方觸他的yi袖,卻被他借著自己的掌勢,反“粘”出去,雖然不致被“粘”出幾丈之外,但也步履傾斜不定。那灰yi人卻紋絲不動,口……

龍虎鬥京華第1回 水泊隱居 一心傳絕技 同門義重 千裏作調人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1回 水泊隱居 一心傳絕技 同門義重 千裏作調人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