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梁羽生>龍虎鬥京華>第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終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敵辨分明

《龍虎鬥京華》第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終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敵辨分明

梁羽生作品

  原來了劍鳴剛才在索家席筵之上,貪圖美酒,連飲多杯。這酒雖非毒酒,但也是特殊葯物製煉,飲後不須多時,便令人慵慵思睡。柳劍吟只略爲沾chun,便固辭量淺,自然沒有什麼,但丁劍鳴卻毫無戒心,一口氣飲了十余二十杯,此刻酒力葯力一齊發作,竟然氣力消散,支持不住了。

  柳劍吟見狀大驚,他急一手掄著剛才擒獲的敵人,一手仗著青鋼劍,再度撲進。群凶投鼠忌器,且兼柳劍吟來勢甚猛,竟被他沖得紛紛退避,說時遲,那時快,看看已沖近丁劍鳴跟前。

  正當此際,蓦聽得身後暗器嘶風之聲,柳劍吟雖苦鬥多時,卻仍是方寸不亂,他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,他本能地一挫身,將擒著的人質,迎著暗器來chu一蕩,但奇怪,並不聞暗器著物之聲,正自驚疑,蓦地間,已是金蛇亂飛,火星四濺,手上的人質,自然是遍ti融融,就是柳劍吟的身上也給火花濺了幾chu

  這暗器正是硫磺彈子。原來在柳劍吟和衆人混戰之時,群凶雖有暗器,也不敢亂發,恐防傷了自己的人,而今柳劍吟挾人質打入馬赫主義的變種。認爲物理的東西和心理的東西只是人類經 ,周圍空了一大塊地方。有一個擅打硫磺彈的家夥,見柳劍吟看看得手,他心中一急,竟顧不了柳劍吟手上還挾著一個人質,驟地就展開了連珠彈法,將硫磺彈疾發出來!他也是這樣想,最多讓自己的夥伴隨著柳劍吟一同送命,好過給柳劍吟、丁劍鳴二人都能逃tuo,而且就是不發暗器,自己的人給他挾住,也不見得就能生還。他心毒手辣,竟拼著將自己的人作陪葬了!

  抵禦江湖上的各門暗器,其他的都可用兵器硬磕碰開,惟有硫橫彈不能硬磕,只能走避。論柳劍吟的輕功,避開硫磺彈原非難事,但他卻一時大意,沒有辨出這是硫磺彈,他也是恃著手中有了人質,卻料不到敵人竟如此毒辣,冷不防就著了道幾!

  但柳劍吟在危急之中,仍是心神不亂,他急地一手將人質摔出,一面伏身貼地,展開滾地堂功夫,直滾出兩三丈外,yi服上的火星全都滾滅,接著一躍而起,惡狠狠地又殺過來,哪知就在這一瞬時,丁劍鳴已是生死俄頃!

  丁劍鳴的武功雖稍遜師兄,但到底是太極門嫡傳,在武林中也算得是頂兒尖兒的人物,因此他雖中酒,還能支持這麼些時候。可是他到底是功力稍遜一籌修聖人之德,外施王者治化之功。魏晉時郭象曾以“內聖”與 ,又碰著酒力葯力發作,雖拼命支持,已是力不從心,更兼又碰上清宮的特選衛士,當前一個大漢,使的竟是七節連環黑虎鞭,呼呼帶著風聲,摟頭蓋頂地直砸過來,鞭勁勢疾,丁劍鳴疲倦之軀,竟然漸漸抵擋不住了,初時他見著師兄殺來,精神一振,劍招還未錯亂,蓦然見火星亂飛,周圍齊聲呐喊,師兄竟似中了暗器,不禁突然涼了半截,手中劍已由疾而遲,漸漸有點揮舞不靈了。

  這樣又拼命支持了一忽,那當頭漢子蓦地一聲怪笑,手中鞭就如活蛇一樣,向丁劍鳴下盤直繞過來。丁劍鳴死生俄頃,竟擠著最後一口氣,蓦地縱身一躍,離地數尺,待那鞭又抖起來攻擊時,他已雙tui一拳,一揣鞭頭,借勁使勁,用太極本門功夫,向後直蹦出去。但他到底是氣力衰弱,這借勁使勁的功夫竟運用得不能自如,他一揣鞭頭,敵人的鞭也已是使勁地嘩啦直抖,那軟鞭就給直抖得似鐵索一樣!他蹦是蹦出去了,可也是給別人的鞭直抖出去的!他的小腹已給擊中,登時奇痛徹骨,還幸最後拼著那口氣,雖是強弩之未,到底還有幾分功勁,沒有當堂斃命鞭下,只是也已經摔出兩丈外,動彈不得,就在其時,又已有凶徒持刀向丁劍鳴跌chu趕來!

  丁劍鳴死生俄頃,柳劍吟吃硫磺彈子打中後,伏地一滾再站起時,又已給人拼命纏住,相距雖是數丈之遙,畢竟一時不能趕到!

  就在這危急萬分,死生俄頃之際,突地竟有救星,如同自“天外飛來”,在柳劍吟中暗器志使人在現實生活中永遠不知足,人生充滿痛苦,只有根本 ,丁劍鳴中軟鞭之際,索家的“避暑山莊”,那些繁枝密葉之中,竟蓦然響起了幾聲怪嘯,如夜鷗厲啼,又如傷禽怒嘯,厲聲曳空,駭人心魄。索家衆皇宮衛士,江湖惡客,正群相驚顧之際,蓦聽得林際一聲大喝:“兔崽子,休施暗算!”這一大喝不啻she綻春雷,直響得滿園子裏嗡嗡作響!

  喊聲未了,在枝桠刺空的松柏樹梢,竟疾如飛鳥地掠下了幾個人。這幾個人是:獨孤一行、雲中奇、鍾海平和婁無畏!

  這一來,不啻憑空飛來了幾只cha翼猛虎!索家衆凶徒暗器紛飛,也絲毫阻擋他們不住。他們都是老江湖了,對各式各樣的暗器,都異常稔熟,尤其是雲中奇,他的“聽風辨器”之術在當時江湖之上,要推第一。只聽暗器嘶風之聲,就知是哪種玩藝。他一聽見籮箭、飛镖、鐵彈之類的暗器,就用兵器硬磕,一聽是硫磺彈,就通知同伴趨避。

  他們動作之快,直難以形容,尤其獨孤一行,疾如飄風,(如只論輕功是最高的人格。人格的秩序是一種倫理秩序,人只有對上帝 ,他比柳劍吟還高一籌。)身形展開,嚴如神鷹盤旋,龍蛇疾走,或從凶徒頭頂飛躍而過,或用擒拿手法,將阻道的或撚或擊,教你驚惶趨避時,他已疾馳輕掠而過。

  獨孤一行趕到恰是時候,那兩個凶徒正持刀要向丁劍鳴斫下時,他已蓦地出現面前,如影隨形,一挫身,右掌從左肘穿出,正按在一個家夥臍下的丹田穴上,用的是“小天星”掌力,再加一個旋風tui,還未怎樣用勁,那家夥已隨聲而起,首仆出去,而且恰恰與他的同伴撞個正著,兩個人就都翻翻滾滾,給掼得滿眼金星亂迸,不辨地北天南!

  正當此時,那使七節連環黑虎鞭的衛士,又已惡狠狠地趕到。他欺負獨孤一行兩手空空,竟一聲怪笑,旋風似的撲過來,鞭勢一展,身形一挫,一個“枯樹盤根”,就向獨孤一行連纏帶掃。他一面使出狠招,一面盛氣淩人地大喝:“你這糟老頭也來送命?”

  他哪裏知道獨孤一行的厲害!獨孤一行的八八六十四手大擒拿手法,除了柳劍吟外,生平未逢敵手。如果他不躁進,也許還可以多耗一會兒,這一躁進約前404—約前323)。古希臘犬儒學派哲學家。鼓吹返回自 ,恰恰中了獨孤一行的道兒,他這一鞭旋風也似的掃來,卻不知怎的,獨孤一行比他還快!只見獨孤一行單是一撚,便宜似陀螺一樣的,直轉到他的面前,獨孤一行也是一聲怪笑,聲到掌到,真不愧“百爪神鷹”的綽號,一托一持,蓦地便用擒拿手法,把那個彪形衛士右臂擒住。只聽得那位衛士“呵呀”一聲,通身麻軟,一點力氣也用不出來!獨孤一行輕飄飄地……

龍虎鬥京華第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終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敵辨分明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7回 死死生生 是非終雪亮 恩恩怨怨 友敵辨分明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