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倪匡>鐵蝙蝠>第4節

《鐵蝙蝠》第4節

倪匡作品

  他一面說,一面向祁連雙龍,望了一眼,祁連雙龍一笑,松開了手,黃森轉身向後走去,曾青雲等三人,便跟在後面,他們才穿過了店堂,便看到嚴律人迎面走了過來,黃森忙道:“嚴大哥,有三位朋友要來見你。”嚴律人也不在意,順口道:“可是金……”

  他才講了三個字,黃森趕緊大聲打斷了他的話題,道:“是曾堡主和祁連雙龍!”

  嚴律人本來想說“可是金營來的麼”,若不是黃森見機,他話已說出口來了,及至聽得黃森說了三人的名頭,他心中陡地一怔,暗叫了一聲好險!

  而他只說了三個字,祁連雙龍和曾青雲,就算機伶些,也無法在這三個字中,知道嚴律人早已和金營高手,有了勾搭。

  嚴律人這時,也還不知三人的來意如何,三人全是武林赫赫有名的人物,與他絕不往來,這時卻找上門來,嚴律人多少有點心寒!

  但嚴律人究竟是老jian巨猾了,他滿面堆笑,道:“原來是三位大俠光臨,真是蓬荜生輝,三位請到屋中坐!”

  曾青雲也和他客氣了幾句,無非是什麼“冒昧來訪”等等,不一會,五人已到了一個小小的客廳之中坐下,自有小童端上茶來。

  那小客廳陳設得極其雅致,坐定之後,嚴律人順手自檀木架上,取了一個古銅香爐摩挲著,只是望住了曾青雲等三人,顯然他是在等三人先開口。

  曾青雲咳嗽了兩聲,道:“嚴兄,我大宋康王殿下,在金營受質,嚴兄是知道的了!”

  嚴律人心頭怦地一跳,但是他卻立時雙眉一緊,道:“是啊,聽說康王殿下英明神武,官家和百姓,都望他能出來,重振士氣,收複何山!”

  曾青雲點頭道:“是的,爲了救康王殿下,不知有多少江湖豪傑,已然喪生了!”

  嚴律人敷衍著,道:“是啊,真是可惜!”

  他一面心中在暗暗好笑,心忖,這三人不見得是要我來救康王的吧,如果是,那就好笑了。前兩天,金營中還有好手來,要自己去投效金營,許以厚利,自己早已答應了,他們三人卻還撞了下來!

  曾青雲等三人,自然不知嚴律人在想些什麼,他們聽得嚴律人的口氣似乎活動,不像是沒有希望,心中還在暗自高興!

  龍博忙道:“嚴兄,現在看來,能將康王救出,只有你一個人!”

  嚴律人一揚眉,道:“龍朋友此言何意?”

  曾青雲又乾咳了幾聲,道:“金營廣派高手,在各chu堵截前去救人的英雄豪傑,但是我們卻發現了一條捷徑,但若不是身懷絕頂輕功,萬難渡過,是以想請嚴兄,念在guo家命脈,仗義出手!”

  在那刹間,嚴律人的心中,已不知打了多少主意,他的神情看來很嚴肅,道:“若真只有我一人能成事,我雖然不像三位那樣是行俠仗義的仁人君子,但是倒也義不容辭!”

  曾青雲等三人,忍著心頭對嚴律人的厭惡,來求嚴律人出手,心中正有說不出的不自在,他們只當嚴律人一定推托不允,那時更是不知如何才好了,卻不料嚴律人竟然一口答應!

  曾青雲等三人,一聽得嚴律人如此說法,心中不禁肅然起敬,齊聲道:“江湖上是非,本難有定論,嚴朋友若能憑輕功絕技,救出康王來,一定天下知名。”

  嚴律人笑著,道:“在下自知,聲名不好,倒也不再求什麼天下知名,只求心中安心,自己對得起自己,也就算了。”

  要知道曾青雲,龍氏兄弟,全是君子仁人,常言道:“君子可以欺其方”,他們又怎麼想得到嚴律人口中說得如此堂皇,實際上,卻正在轉著航髒念頭。

  是以他三人聽得嚴律人那樣說法,心中大是佩服,反倒有點不好意思,曾青雲忙道:“既是如此,那麼請嚴兄立時啓行!”

  嚴律人道:“三位乃是武林中知名的大俠,惠然肯來,實是嚴某人之幸,怎可如此匆匆,我藏有一壇好酒,當共謀一醉!”

  龍博xing急,道:“嚴朋友,謀救康王,急如星火,不能耽擱。”

  嚴律人笑道:“我命人去找幾匹快馬來,一路上省下時間,也足夠我們一聚了,黃兄弟,你快去閣中准備,我要歡宴三位大俠!”

  幹手如來黃森在一旁,一直未曾出過聲,嚴律人的話,騙得過曾青雲等三人,卻是騙不過黃森,這嚴律人揚聲一說,黃森心中,立時明白,答應了一聲,便向外退了出去,曾青雲等三人見嚴律人興致甚好,也不忍拂他的意思,跟著他一起來到了後院的閣中。

  不一會,黃森便帶著人,擺上了酒來,曾青雲已攤開地圖,和嚴律人詳細解釋當地的地形,和淮西大俠,金龍莊主不幸墮崖的經過。

  嚴律人用心聽著,燈光搖曳,每一個人的臉se都很沈重,桌上的酒菜,也漸漸冷了。接連兩天,小蝠子的頭,沈得像是鉛僥成的一樣,他兩chu刀,也痛得火灼一樣,直到了第三天,他才能勉力撐起身子。他在一間陳設得十分樸實的房間,躺了兩天。在這兩天中,他只見過兩個人,那兩個人,也就是那天晚上,他中了飛刀之後逃出來,在街角上見到的那兩個人,是那兩個人將他扶進屋子來,用傷葯替他調冶傷口,又服侍著他吃食的。那兩天中,小蝠子緊緊咬著牙關,忍著痛,一句話也沒有說過,他也不知道那個人是什麼人,叫什麼名字,但是他卻已知道,那年輕的一個,xing子十分暴烈,在這兩天中,小蝠子也不知捱了多少罵。可是小蝠子的心中,卻一點也不想他。

  因爲那年輕人雖然在罵他,然而小蝠子卻從對方那雙坦誠的雙眼中,感到對方對他的關切。他非但不怨那年輕人,反倒對他十分感激。

  另一個年紀較長的人,看來十分鄭重,也不怎麼出聲,小蝠子對他倒反而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。

  這時,小蝠子坐了起來,他的頭仍然有點沈甸甸地,但是傷口chu卻已不再那麼疼痛了,他揮手,手臂也已經可以轉動自如了。

  就在這時,門外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一聽得那陣腳步聲,小蝠子的口角,就不禁泛起了微笑來,他知道,這是那脾氣暴躁的年輕人來了!

  果然,腳步迅速地列了門前,“砰”地一聲向,門被踢了開來,那年輕人大踏步垮了進來。他才跨出了一步,便站走了身子,瞪著眼,揚著眉,大聲喝道:“你怎麼坐起來了?”

  小幅于微微一笑,這還是位兩天來,第一次開口,他道:“我已覺得好多了!”

  那年輕人立時喝道:“放屁,你知道什麼,傷成這樣,兩三天就好得了?哼,武功不如人家,就別和人家動手,受了傷,要耽擱人家工夫!”

  小蝠子微笑著,道:“我是中了暗算!”

  那年輕人“呸”地一聲,道:“中了暗算,也是輸了,有什麼好說的?不過

  他講到這裏,居然笑了一笑,向前走了過來,在小……

鐵蝙蝠第4節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4節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