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倪匡>鐵蝙蝠>第5節

《鐵蝙蝠》第5節

倪匡作品

  嚴律人突然避開,那年輕人的一棍,便變得向他師兄回際聰疾砸了過去,那年輕人大叫了一聲,正待硬生生將棍勢收住,可是這時侯,嚴律人已到了那年輕人的背後,“砰”地一掌,擊在那年輕人的背上,擊得那年輕人口中鮮血狂噴,那一棍的勢子,再也收不住,他一棍碰上,何際聰向上一揚“铮”地一聲,劍棍相交,年輕人手中鐵棍,直飛上了半天。

  何際聰一聲大喝,那年輕人也一聲大喝,他的身子還在向前沖去,但他沖出了兩步,雙手突然向何際總的腰際一托,疾聲喝道:“師哥!”

  他用力一托,將何際聰的身子,托得向上,直飛了起來,何際聰身形一翻,長劍抖動,疾刺嚴律人!

  由于有了那年輕人的一托,是以何際聰的那一劍,去勢之快,實是難以形容,嚴律人立時向後退去,可也是慢了一步,“刷”地一聲響,何際聰的長劍,已然刺進了他的song口!

  而在這時,嚴律人的雙手,突然緊緊握住了何際聰的脖子!那是他死前的一握,力道何等之大,握得何際聰雙睛怒凸,推著嚴律人,騰騰騰向前,倒退了三四步,“砰”地一聲響,兩人一起跌倒在地!

  那年輕人托起了何際聰之後,身子也什倒在地,他伏在地上,叫道:“師哥!師哥!”

  可是他連叫了四五聲,卻沒得到何際聰的回答,四周出靜得出奇。

  年輕人轉過頭來,才看到何際聰的長劍,刺進了嚴律人的心口,嚴律人的雙手,卻掐住了何際聰的脖子,兩人已一起倒在地上了!年輕人大吃一驚,連忙躍起,跌跌撞撞,向前奔了出去。

  他奔到了兩人的面前,用力將嚴律人的手指,扳了開來。

  嚴律人掐得實在太緊,手指根根被年輕人扳斷,發出驚心動魄的“咯咯”聲來。

  但是等到十根手指,全已扳開之後,同際聰仍然是雙睛怒凸,眼珠發定,他已經被嚴律人掐死了!

  那年輕人雙睛怒凸,樣子變得十分可怕,看來竟和被扼死的何際聰差不多,他啞著聲,怒呼了起來,猛地擡起頭來,才看到小蝠子,已經站在他的身前,他立時站了起來。

  可是,他已傷得相當重,虎地站了起來之後,身子一晃,重又跌倒在地。

  小蝠子沈聲道:“快起來,我聽得又有腳步聲傳到,又有人來了!”

  那年輕人怒喝道:“你是嚴律人的師弟,我們……白救了你!”

  小蝠子苦笑了一下,道:“師兄弟不一定是一樣的,我看再來的絕不是什麼好人,一定和嚴律人是一夥,你再不走,就走不tuo了!”

  小蝠子一面說,一面已向曾青雲的屍ti走去,那年輕人掙紮著站了起來,當他看到小蝠子在曾青雲的身上搜尋著的時候,他又大聲喝道:“你在幹什麼?”

  小蝠子道:“你剛才沒有聽得他說麼?他有一張地圖在身上!”

  小蝠子一面說著,一面已在曾青雲的懷中,找出了那幅地圖來,這時,連那年輕人,也可以聽到腳步了,小蝠子忙道:“快走,可要我扶你?”

  那年輕人怒道:“誰要你扶!”

  他跌跌撞撞,向前走來,來到了小蝠子的身前,身子一倒,又要跌倒,還是小幅子扶住了他,他們兩人全都受了傷,但是兩個人相扶著,總比一個人來得好些,他們匆匆穿出了一條小巷,只揀小巷子亂走,走了大半個時辰,才靠著牆,停了下來喘氣。

  那年輕人瞪著小蝠子,道:“你拿了那幅地圖,可是想去獻給金兵?”

  小蝠子皺著眉,道:“胡說,剛才死的曾堡主,不是說,一定要有一個輕功絕頂的人,才能夠救出康王來麼?你也聽到了?”

  那年輕人道:“自然聽到了,可是誰是能救出康王的輕功絕頂之人?”

  小蝠子道:“我。”

  小蝠子的那一個“我”字,說來十分平淡,像是那是理所當然之事,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一樣。可是那一個“我”字,卻聽得那年輕人,睜大了眼,半晌,方道:“你……你去救康王?”

  小蝠子又道:“如果一定要一個輕功好的人去救他,那就只有我了!”

  那年輕人又望了小蝠子半晌,突然道:“果如是,受我鮑廷天一拜!”

  他一面說,一面身子一俯,看樣子,像是要跪了下去,但是他身子向前一俯間,卻“砰”地一聲跌倒在地,小蝠子連忙想去扶他,但是也一起滾跌在地。

  他們兩人倒在地上,相互扶住了對方,又一起掙紮著站了起來,當他們站起之後,他們兩人,互相望著,不由自主,都笑了起來。

  陽光燦爛,在興隆鎮北七八裏的一片柳林旁,小河邊,小蝠子和鮑廷天兩人,都躺在河坡上。

  河上有幾艘小船,緩緩駛過,鮑廷天轉過頭來,道:“我們一面趕路,一面養傷,有何不可,我瞧你不是真想去救人!”

  小蝠子卻不和他爭執,只是望著河中的流shui,鮑廷天xing急大聲道:“你不願去,盡可以不去!”

  小蝠子道:“我說過去,就一定去!”

  鮑廷天又望了小蝠子半晌,道:“那麼,我剛才說的話,你爲什麼不回答我?”

  小蝠子的xing子卻不是那麼急,他運講起話來,都是慢吞吞地,他道:“你想想,多少武林高手,全都喪了生,我們兩人,若是不養好傷,能夠成功麼?”

  鮑廷天呆了一呆,他明知自己傷不好,是斷然不能成事的,但是他心中仍盼著快快飛到了那峭壁之前才好,是以他“哼”地一聲,道:“原來你貪生怕死!”

  小蝠子又望著河shui,不再出聲。

  鮑廷天等了半晌,不見小蝠子有什麼反應,心中又氣又急,大踏步向前走了出去,小蝠子卻在這時候開了口道!“鮑兄,死人可救得出康王來?”

  鮑廷天站定,叱道:“廢話!”

  小蝠子忽然笑了一.下,道:“那就是了,你不該責我貪生怕死,我們不論做什麼,總要活著才能去做,死了就什麼都完了!”

  鮑廷天瞪著小蝠子,他覺得小蝠子講的話,十分不是味兒,可是卻又實在難以反駁。英雄豪傑之士,講的是赴湯蹈火,視死如歸,但是小蝠子卻要養傷,卻要千方百計,保全xing命!

  但是鮑廷天卻再也難以責罵小蝠子“貪生怕死”了,因爲人要是死了,還能做什麼事?

  小蝠子看到鮑廷天那種發怔的樣子,像是感到很好笑,他又笑了一下,道:“你心太急,師父常說xing急的人是練不好輕功的。”

  鮑廷天大聲道:“輕功有什麼稀奇?”

  小蝠子道:“輕功好,可以過那斷橋,可以救人,這就大有用chu了!”

  鮑廷天每一句話,都駁不過小蝠子,他賭氣道:“好,好,依你說怎麼樣?”

  小蝠子倒是一副指揮若定的氣派,他也不回答鮑廷天的話,只是向一艘由上遊緩緩搖下來的船,揮著手,叫道:“船家……

鐵蝙蝠第5節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5節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