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倪匡>鐵蝙蝠>第7節

《鐵蝙蝠》第7節

倪匡作品

  小蝠子拉住了鮑廷天的yi袖,不讓鮑廷天跳下去,刹那之間,下面三四十人,早已圍住了他們兩人棲身的那株大樹!

  鮑廷天回頭向小蝠子望了一眼,道:“現在不拼命也不行了,算是我累了你,其實,大丈夫男子漢,要是怕死,那實在不像話!”

  小蝠子的聲音十分低沈,道:“誰說我們要拼命?”

  鮑廷天陡地一呆,一時之間,他實在不知道小蝠子那樣說是什麼意思,因爲照眼前的情形來看,除了拼命之外,根本沒有別的辦法了!

  鮑廷天想問小蝠子,他那樣說,究竟是什麼意思,但是他的話還未曾出口,便聽得飛刀于彩,在樹下發出了一下冷笑聲,道:“躲在樹上的朋友,還不現身,卻在等些什麼?”

  小蝠子拉了拉鮑廷天,耳語道:“你若信得過我,千萬照我的主意行事!”

  鮑廷天的神se,仍然十分疑惑,望定了小蝠子,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,小蝠子立時又道:“你答應我!”

  鮑廷天在那一刹間,想起了小蝠子和自己在一起,見識遠在自己之上,就算依他之計行事,多半也錯不了哪裏去的,是以他咬著牙,點了點頭。

  就在他們兩人耳語幾句之間,已聽得列天紅大聲喝道:“各人後退,我放火彈燒樹,看他們下不下來!”

  列天紅才一叫,小蝠子便接口道:“不必放火彈,我們下來了!”

  他一面叫,一面一手拉著鮑廷天,身形輕輕一縱,便自大樹之上,躍了下來。他肩頭的傷口甚大,一縱一躍間,鮮血又泊泊流出。

  小蝠子和鮑廷天兩人,一自大樹上躍下,氣氛便大是緊張,各人圍成了一個圓圈,將他們兩人,團團困住,列天紅一看自樹上躍下來的,只是兩個年輕人,一個神威凜凜,手持鐵棍,虎眼圓睜,一望而知,是一個武功極高的少年英俠,另一個卻是貌不驚人,瘦削蒼白,看來只是一個鄉下小子,列天紅也不禁一怔,“哼”地一聲,道:“就是你們兩個人麼?”

  鮑廷天一聲大喝,道:“就是我們兩個,已鬧得你們ji犬不甯,再多一個,你更受不了!”

  小蝠子卻在鮑廷天狂呼之際,面上帶著微笑,道:“于彩,你還認得我麼?”

  于彩就在列天紅的旁邊,小蝠子一現身,他就覺得這個鄉下小子,十分面善,可是一時之間,卻又想不起在什麼地方,曾經見過他來,那自然是小蝠子的樣貌,實在太過普通,絕不驚人之故。

  等到小蝠子一開口,于彩也已經陡地想了起來,刹那之間,他面上的神se,不禁十分驚訝。

  在興隆鎮上,他發飛刀愉襲,小蝠子中了他的飛刀,仍然帶傷逃走,當時于彩就感到十分驚訝,但總不如小蝠子此際仍然活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爲甚!

  小蝠子走後,于彩和嚴律人已經商議妥當,嚴律人也決定投入金營效勞,並且還要帶幾個武林高手,前來立功,恰好在嚴律人還未曾離開興隆鎮時,曾青雲等三人,卻不知底細,摸了上去。

  嚴律人一見曾青雲找上門來,心中實是大喜,因爲曾青雲的武功極高,在武林中又極有地位,反抗金兵,天下知名,若是能將曾青雲擒到金營,自然是大功一件,是以就和千手如來黃森兩人,在酒中下了毒。

  曾青雲等三人,固然是懵懂不知,但是嚴律人卻也將曾青雲等三人,武功估得太低,三人一發覺酒中有毒,立時翻臉,動起手來。

  一動手,龍博、龍義兩兄弟,首先遇害,曾青雲身負重傷,卻逃了出來。

  曾青雲一直遇到了鮑廷天師兄弟和小蝠子,才行死去,而嚴律人、黃森,隨後趕到,也死在鮑廷天師兄弟之手,這一切,前文已經表過。

  而這時,嚴律人、黃森的死訊,也早已傳到了列天紅chu,于彩自然也已經知道,是以于彩這時看到了小蝠子,神情更是訝異。

  列天紅在一旁,看出于彩的神se有異,便“哼”地一聲,道:“這小子是什麼人?”

  于彩道:“他是嚴老大的師弟,叫什麼小蝠子。”列天紅雙眉一揚,道:“有這等事?”

  小蝠子接口道:“怎麼不是。”

  列一紅冷笑道:“你是嚴老大的師弟,如何偷上崖來,你想作什麼?”

  鮑廷天大聲喝道:“廢話作甚,接我一棍!”

  他手中鐵棍,“呼”地一聲,舞了起來,眼看他一棍就待向下砸去,可是就在此際,小蝠子突然一伸手,抓住了他的yi服。

  鮑廷天一棍砸向前,身子向前沖出,勢子十分猛烈,陡然間,身後的yi服被小幅子抓住,“嗤”地一聲響,一件yi服立時被撕裂,他沖向前的勢子,略一受阻,那一棍自然也發不出去了。

  鮑廷天立時站住了身子,向小蝠子怒喝道:“你,你作什麼?”

  小蝠子道:“怎麼啦?我們上崖來作什麼的,你難道忘了麼?”

  鮑廷天一呆道:“我們是來救康王殿下的。”

  小蝠子雙眉一揚,道:“救康王殿下?康王願在金營爲質,乃是宋、金兩guo朝廷的事,我們理會作甚?誰說我們是來救人的?”

  鮑廷天突然之間,聽得小蝠子那樣說法,他整個人全都怔住了!

  不但鮑廷天發呆,連圍在他們身邊的列天紅、于彩等人,也呆住了出不得聲。

  小蝠子又向列天紅一笑,道:“列朋友,你防守得不夠嚴啊,你以爲後崖無人能夠飛渡,現在你可知道,那靠不住了,我們只來了兩個人,便已如此,來得人多了,又當如何,你要好好感謝我才是!”小蝠子話一出口,列天紅還未曾搭口,鮑廷天卻實在按捺不住了!

  刹那之間,他只覺得氣血上湧,臉漲得通紅,心頭的憤怒,實是難以形容,那是一個人在發現了自己與人肝膽相照,但結果卻受了欺騙的憤怒!

  這種憤怒,一發如江河奔瀉,如何還克製得住,鮑廷天倏地一個轉身,大喝一聲,镔鐵棍已向著小蝠子,當頭砸了下來!

  小蝠子像是早已料到了鮑廷天會向自己一棍砸下一樣,棍風呼呼,鮑廷天才一發動,小蝠子身形一閃,便已在鮑廷天的身邊,掠了過去,到了鮑廷天的背後,伸手在鮑廷天的背後,推了一下。

  那時候,鮑廷天心中盛怒,怒火遮眼,那一棍,實是挾著雷霆萬鈞之勢,向下壓去的,就算沒有小蝠子在後一推,他那一棍砸了個空,是不是收得住勢子,也大有疑問,更何況被小蝠子推了一下,他身後陡地向前,跌出了一步,“砰”地一聲綁,鐵棍砸在一塊大石上,只見石屑四飛,火星四冒,那一棍的力道,將那塊大石,砸得齊中裂了開來。

  而小蝠子也在那時,疾轉過身來,一腳踢出,踢在鮑廷天的軟穴之上。

  鮑廷天一棍砸空,正想轉過身來,腰際一麻,已然全身發軟,再也難以動彈,他身子伏在大石上,手一松,那條鐵棍,也嗆一聲,跌在……

鐵蝙蝠第7節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7節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