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倪匡>鐵蝙蝠>第8節

《鐵蝙蝠》第8節

倪匡作品

  不久,一行五騎,已然馳上了山頂,爲首兩人身形高大,面目平板,正是金太子近身侍衛,再後面,就是一身輕裝的金太子。

  在金太子之後,卻跟著一個蒙面人,再後面,就是一個通譯,那通譯雖是金人,卻講得一口好漢語,也極有武功造諧。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看到和金太子一起來的人,竟有一個蒙面人,心中不禁打了一個突,他們連忙趨前見禮,金太子翻身下馬笑道:“來得匆忙,列先生,進屋去再說!”

  金太子一面說著,一面握住列天紅的手,略向于彩點了點頭,便一直向巨宅走去。

  列天紅被金太子握住了手,心中不禁有點飄然之感。金太子統率雄兵,眼看滅宋之後,一登大殿,就是皇帝,卻對自己如此優禮有加,封王列士,不是就在眼前的事情了麼?

  列天紅心中高興,但是臉上還是裝出一副誠惶誠恐,不勝榮幸的樣子來。

  一行人向前走去,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不住向那個蒙面人打量著,又相互交換著眼se,可是他們仍然無法知道那蒙面人是什麼人。也不知道這個蒙面人和金太子在一起,是什麼身份。

  而當他們向金太子望去時,金太子的臉上,卻只是帶著神秘的笑容。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只好將事情悶在心裏,不一會,已到了列天紅議事的密室之中,金太子的侍衛,進了四個人,那四個侍衛一進來,就站在密室的四角chu,一動也不動。

  那蒙面人也跟了進來,金太子“呵呵”笑著,道:“各位請坐。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全告了罪,才坐了下來,那蒙面人卻一聲不出,便自坐下,列天紅心中實在忍不住,道:“這位是……”

  可是他才說了三個字,金太子便像是故意地打斷了他的話頭。

  金太子道:“列壯士,康王在我們這裏,民間盛傳我要殺他,不斷有武林高手來救他,現在情勢如何?”

  金太子有問,列天紅也不敢不答,他恭恭敬敬道:“不錯,雖然有很多人來救康王,但是非死即傷,我們大獲全勝!只怕不會再有人來送死了!”

  金太子微微笑著,道:“如此說來,康王是tuo不開我們掌握之中的了?”

  列天紅又呆了一呆,一時之間,他也猜不透金太子那樣說,是什麼意思,他想了一想道:“自然,普天下人都只知道康王在我這巨宅之中,但究竟他被囚在何chu,也只有我和于兄弟兩人知道。”

  金太子又瞪著問了一句,道:“那是萬無一失的了?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乃是何等樣的老江湖了,他們聽得金太子一問再問,也已知道事有蹊跷,是以兩人又互望了一眼。

  但是他們又立時放下心來,因爲,康王在他們的囚禁之下,是可以說萬無一失

  是以,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大聲道:“萬無一失!”

  金太子聽了,卻沒有作什麼表示,只是“呵呵”大笑了起來,他站了起來,來到了那蒙面人的前面,道:“兩位請看!”

  他一個“看”字才出口,一伸手,便將那蒙面人臉上的黑市,扯了下來。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對那蒙面人早已加以注意,這時,又是金太子叫他們看的,是以他們早已目不轉睛地望著那蒙面人,等到那蒙面人臉上的黑市,一扯下來,列天紅和于彩兩人的臉se,“啊”地變了!

  他們兩人的臉se,變得極其蒼白!

  坐在椅上的那蒙面人,三十不到年紀,長臉,濃眉,隆鼻,雙眼有神,雖然他只是坐著不動,但是也有一gu凜然的神威!

  這人,他們如何會不認識?那就是囚禁在巨宅中的大宋康王殿下,就是他們負有嚴密監守任務的人!

  可是,如今,他卻是跟著金太子,一起從外面來的!

  于彩究竟不如列天紅那樣有大氣派,他一想及走了康王,自己只怕首級難保,身子便已把不住發起抖來。而列天紅則是邪派之中,數一數二的高手,這時他的心中,雖然吃驚,但是也還可以沈得住氣,他陡地站了起來,驚叫道:“這是絕無可能的事!”

  金太子笑嘻嘻道:“什麼事絕無可能?”

  列天紅深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康王還在密室之中,決沒有人能使他離開密室一步!”

  金太子面se一沈,道:“然則他是誰?”

  列天紅一步跨到那人的面前,瞪大了眼睛,望著那人,足足過了半盞茶時,他才轉過身來,面如死灰,道:“殿下,微臣還是不信,要到密室中去查看一下!”

  金太子到了這時,又是“呵呵”大笑了起來,道:“不必了,列壯士,康王還在密室之中,真是萬無一失,我只不過和你開開玩笑!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一聽,頓時籲了一口氣,于彩的身子,也不再發抖了,但是,他們兩人的心中,仍然極其疑惑,于彩指著那人道:“然則這人是誰?”

  金太子一字一頓,道:“他姓趙,名構,乃是當今皇上之子,封爲康王。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直如丈二和尚,摸不著頭腦一樣,因爲金太子剛才還說,康王在巨宅的密室之中,萬無一失,但是現在又說,眼前這人,正是趙構,饒是他們見多識廣,也不禁弄糊塗了。

  金太子笑著,雙手在列天紅和于彩兩人的肩上,拍了拍道:“從現在起,這個人就是康王趙構,康王趙構也就是他。兩位,你們看他可還像麼?”

  于彩和列天紅兩人,已隱隱感到這其間,有著巨大無比的yin謀在了!

  而金太子讓他們兩人,參與那個yin謀,那正是表示對他們的寵信,這使得他們兩人,心頭在駭然之余,又感到極度的興奮!

  列天紅道:“豈但像,簡直就是了!”

  金太子笑道:“我找到他,已曆時三個月了,在這三個月中,他已熟知大宋宮廷內情,一切儀注,日常和康王常接近的貴胃,我也都著人畫了像,令他細細辨認,這三個月的時間可沒有白費!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都吸了一口氣,列天紅道:“殿下可是要命他回去,冒充康王?”

  他講到“冒充康王”四字之際,雖然明知那是在他自己議事的密室之內,決計不會有外人偷聽的,可是他還是不由自主,將聲音壓低了些。

  因爲,這件事實在太重大了,不論列天紅在江湖上的勢力多麼大,行爲多麼囂張,做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,但是他卻做夢也不會想到,連天皇貴胃,也可以使人假冒,那實在使人吃驚。

  金太子的神情很得意,走來走去,又叫那人講了幾句,連聲音也維妙維肖。然後,金太子坐了下來,道:“我准備放康王回去!”

  列天紅和于彩兩人,先是吃了一驚,但立時笑了起來,道:“回去的自然是這位仁兄了!”

  金太子道:“是,前些日子,我曾著你們找一個輕功絕頂的高手,已經找到了麼?”

  于彩道:……

鐵蝙蝠第8節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8節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