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黃易>域外天魔>第八章 天魔橫行

《域外天魔》第八章 天魔橫行

黃易作品

  淩渡宇爬上稻香號時,已力盡筋疲。

  禾田稻香看到滿身傷痕的他,淚shui搶閘而出。悲叫道:“發生了甚麼事?我擔心死了。”

  淩波宇死命撐起身ti,望往半裏外的再生號,見它仍是毫無動靜,松了一口氣,道:“將船駛遠一點,只要雷達上看到它便成。”

  禾田稻香道:“不用怕!我通知了日本警方,他們的人正在趕來。”

  淩渡宇渾身一震,道:“沒有用的!沒有用的,他們要對付的並不是一個罪犯,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可怕東西。”按著嗆咳起來。

  禾田稻香並不明白他的話,突然將他摟得緊緊地叫道:“我恨怕,我從未如此害怕過,等待你回來的時間就像百年千年地長久,你沒有事的,不要嚇我。”

  淩渡宇閉上眼睛,全身乏力,喃喃道:“讓我休息一會,我很快便沒事了。”

  他一定要迅快複原,他可能是這世上唯一能與那怪物交手而又幸存的人類。

  個半小時後,天se逐漸發自,四艘日本海岸巡邏隊的船艇由東南方高速駛至,顯示了他們對這事件的重視,當然,禾田稻香那大野夫人的身分,是沒有人敢忽視的。

  三艘警輪扇形散開,向仍隨shui飄浮的再生號圍上去,另一艘泊了土來。兩名日本警官跳到稻香號去。

  禾田稻香迎丁上去,應答著他們的詢問,另有日警將載著橫山正也ti的快艇拉了過去。

  兩名警官年紀都在三、四十間,精明自倍的模樣,他們在禾田稻香的陪同下,走上駕駛艙。

  淩渡宇盤膝坐在一角,脊直肩張,鼻孔深長地吐納呼吸,他已從深沈的坐中覺醒過來,但仍不願張開眼睛,他的傷口已止血結焦,比起一般人,曾受嚴格苦行瑜伽和技擊訓練的淩渡宇,具有更爲優勝的複原能力。

  禾田稻香憐惜地看著他,除了額上一道血痕外,染滿鮮血的潛shuiyi換上了t恤牛仔褲,她記起了爲他拭淨面上身上血汙前的可怕模樣,那時還以爲這動人的男子會就如此死去。

  “淩先生!”

  淩渡宇眼一陣顫動。

  “淩先生!關原警官和山之助警官想問你幾句說話。”

  淩渡宇張開眼來,坐後的閃閃精光嚇了三人一跳,那便像明亮的星光,忽爾走進他的眸珠裏。

  “淩先生!我是shui警部的關原,這是我的同事,山之助警官。”

  關原身量較高,官階也是兩人中較高。

  淩渡宇深吸一口氣,讓新鮮氧氣大量地湧進肺部去,道:“再生號還在嗎?”

  關原警官道:“放心,她逃不掉的,我們與總部的特別通緝科聯絡過,又從guo際刑警取得了進一步的資料,大約地了解了整件事,淩先生實在太冒險了,這件事應由我們來chu理,否則也不會發展到這田地。”他的語氣中明顯地帶著濃烈的不滿。

  另一位的山之助警官冷冷道:“淩先生,請你將再生號上的情形告訴我們。”

  淩波宇皺眉道:“船上有一個人和一個東西,人是千惠子小jie,另外的東西表面看去是個德guo人的身ti,但裏而是甚麼,我卻不知道了。”

  關原警官臉se一變道:“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。”

  禾田稻香道:“關原警官!”

  關原警官恭身道:“對不起,大野夫人,職責所在,我一定要問清楚。”轉向淩渡宇道:“淩先生可否將登上再生號的情況說一次。”

  淩渡宇點頭,簡單扼要地將過程說出來,禾田稻香悄臉的血se不斷減少,關原和山之助兩人雖留心聆聽,但嘴角的冷意表示出他們的不相倍。

  關原瞥官冷冷道:“淩先生可能太驚怕了,生出了種種幻想,但無論如何,我們知道了再生號上的情形。”

  淩渡宇毫不動氣,通:“你知爲何再生號沒有離開?”

  山之助警官cha入道:“當然是機器出現了問題。”

  淩波宇搖頭道:“不!那是因爲那東西剛占據了納粹人的身ti,還在學習著納粹人腦內積存了數十年的記憶和知識,就像走進了龐大的圖書館裏,還未翻閱到有關駕駛cao作再生號的部分,否則他早已走了。”

  關原道:“對不起,我不能接受這種說法,回岸後我會爲你安排精砷科的檢查,但現在救回千惠于是首要之務。”轉向禾田稻香道:“夫人!你們的船請駛遠一點,無論發生何事,也不要駛過來,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和設備去應付任何情形。”

  在微茫的曙光裏,再生號在海上隨lang飄搖,但駕駛艙和甲板上卻靜悄無人。

  充滿異乎尋常的詭秘感覺。

  四艘警輪團團將再生號圍著,兩艘放在警輪上的橡皮快艇放下到shui中去,每艘載著四名特警,迅速地向再生號推進。

  稻香號在更遠的地方,淩波宇與禾田稻香成爲了不准接近的旁觀者。

  最心焦的是淩波宇,因爲他明白日本警方要對忖的,不足人力能抗拒的、邪惡又殘酷的生物。

  兩艘橡皮快艇無驚無險地分泊在再生號左右舷chu,八名穿上防彈yi,頭戴防彈盔的武裝特警敏捷地攀上船去,迅速分散到艙面不同的隱蔽點。

  關原警官松了一口氣,想不到如此容易控製了大局,最危險的一段時間,就是在往再生號的半途,遇上突襲,這七名特瞥在幹練的山之助率領下,可以應付任何暴徒。

  他舉手打出一個手勢,輪上閃亮了黃se的進攻訊號。

  山之助這時正在艇上,他伏在進入艙口的門旁,見到訊號,立時向在登上駕駛艙的兩名特警打出往上攻的暗號,只要控製了駕駛艙,便有更大的成功機會。

  兩名特警緩緩沿梯而上。

  山之助忽地感到一陣煩躁,幾乎想叫出來,當然他不能這樣做,伏在艙門另一邊的警員呻吟了一下,臉se蒼白起來,搖搖慾墮。

  山之助正想詢問。

  異變已起。

  兩聲慘叫從船艙上的駕駛室傳來,短促而淒厲,幾乎不用看已感到是死前的慘叫聲。

  關原目睹著整件事的發生,可是仍不能相信看到的一切。

  駕駛室的窗落下了厚厚的遮陽布,今人無從知道內裏的情景,室門半掩半閉,使人想到裏面的人剛剛雕去,匆忙下沒有關門,隨著波lang的起伏,室門不斷前後移動,隱約窺見駕駛室無人的一角。

  兩名受過嚴格訓練的特警,由攀梯敏捷地搶到室門的兩旁,待了數秒的時間,閃電般由兩旁沖出,兩支手槍揚起,同時撲進室裏。

  關原的目光被室壁阻隔了。

  沒有槍響。

  顯示沒有攻擊,也沒有反擊。

  當關原和其他虎視眈眈的人員松下一口氣,估計室內無人時,慘叫在室內驚天動地的響起。

  其中一名特警打著轉跌出來,臉上血肉模糊,肯定受了一下致命的重擊,……

域外天魔第八章 天魔橫行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八章 天魔橫行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