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武俠小說>黃易>域外天魔>第九章 萬裏窮追

《域外天魔》第九章 萬裏窮追

黃易作品

  一輛由司機駕駛的皇冠房車駛進了大野隆一的豪華公館。

  管家拉開車門,向步出車外的禾田稻香道:“大野先生在書房等你和淩先生。”

  禾田稻香看來有點勞累,在臺灣上岸後便直飛日本東京,甫下機便趕回追裏,柔弱的她又怎吃得消,支撐著的只是她剛強的內在。

  淩渡宇依然是那樣的從容潇,仿似來這裏只是作客,而不是面對暴怒的大野隆一,一個列入世界前十名的大企業家,若非禾田稻香表示假設他不接見淩渡宇,她便不回家去,淩波宇休想可以踏進這華宅半步。

  淩波宇也是迫不得巳才見大野隆一,有哪個男人可忍受自己妻子和另一個男人獨chu數日數夜?尤其是大野隆一這類日本大男人。

  大野隆一臉seyin沈卓立窗前,陷在背光的昏暗裏,使人想到暴雨來臨前的密雲。

  禾田稻香出奇地平靜,待管家關上書房門後,介紹道:“這是淩渡宇先生。”

  大野隆一悶哼一聲,動也不動。

  淩渡宇坦誠地道:“我...”大野隆一舉手製上他說下去,道:“我可否先和大野夫人單獨說幾句話?”

  淩波宇聳聳肩,強忍著望向禾田稻香的慾望,一吉不發地推門走了出去。

  “砰”!

  門關上,將這對貌不合神已離的夫妻關在甯靜隔離的空間裏。

  大野隆一長長歎了一口氣,向禾田稻香走去。

  禾田稻香道:“不要走過來。”

  大野隆一無可奈何地停下腳步,又歎丁一口氣,通:“稻香,這些天來爲了千惠子,我的脾氣變得很暴躁,說了些不應說的話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  禾田稻香冷冷道:“當然明白,多年夫妻,雖然見你的時間遠比不見你的時間少,但還有其麼不明白?”

  大野隆一舉手道:“這不足爭執的時候,千惠子回來後。我們找個地方過一段平靜的日子,好嗎?相信我,一切都會是美好的。”他的聲音提高了不少,顯示他的克製力在減退中。

  禾田稻香轉過身去,平靜地道:“你還是不肯面對現實,難道guo際刑警向你說的話,一點也不能打動你的心,很多人已經在這事件中犧牲了生命,但你想到的只是你和你的女兒,你有否想過很可怕的事已發生了,外面那位淩先生並不爲了甚麼,卻舍命去救你女兒,而你只足爲自己著想。”

  大野隆一鐵青著臉道:“但我也想到你。”

  禾田稻香冷笑道:“想到我的話,就不會有遍布全世界的情婦了。”

  大野隆一像給人當song擂了一拳,往後退了一步,手按在身後的書桌上,急速地喘了兩口氣,蓦地失去控製地狂哮道:“稻香,你是不會明白的,但我真的愛你,當我和另一個女人在chuang上時,想到的只有你,我希望能用其他女人代替你,使我忘記你,但我做不到,由第一天開始,我便知道你不愛我,直到此時此地此刻。”

  禾田稻香霍地轉身,眼中含著淚光道:“當初苦不愛你,又怎會嫁給你?”

  大野隆一激動地道:“你擁有一些我從來未曾擁有的東西。當我看著你拉小提琴時臉孔閃耀著的光芒,當我看見你忘情地舞蹈時。我嫉忌你,那是我沒法把握的lang漫,我以爲當我擁有你時,亦會擁有那一切。但我錯了,我只懂計算,計算甚麼可以給我帶來最大的收益,有時我甚至怕見到你,怕你看穿我堅強的僞裝,我不敢看你的眼,裏面滿載著夢想和靈xing,我想將你變成我的同類人。但到了今天,我知道自己已徹底失敗了,縱使能擁有全世界、你的身ti,但卻從未曾擁有過你的心。剛才我見到淩先生時,才知道甚麼人能打動你。”

  禾田稻香口chun顫動,終于沒有說出話來,大野隆一說得對,她從未對大野隆一有對淩渡宇那種震動心弦的感覺,事實上,由出生到今天,只有陵渡宇使她有那種刻骨銘心的感受。

  一向以來她都以理xing的態度去chu理愛情,當她看到橫山正也的本xing時,她冷靜地離開。當大野隆一挾著絕頂成功企業家身分,配合著他的識見、成熟和風度向她追求時,她冷靜地接受。她的心神從沒有放在男女之情上,只有藝術的境界才能真正滿足她心靈的要求,直至遇上淩渡宇。

  吐出了剛才那一番話,大野隆一反而平靜下來,道:“你想我怎樣做?”

  禾田稻香垂下眼,靜默了十多秒,往房門走去,她的腳步很慢,緩緩拉開門。

  大野隆一目光追蹤著禾田稻香優美修長的身段,直至消失在半開的門後,這生命裏最珍貴的事物,成爲了記憶的殘痕。自認識禾田稻香以來,他從未感到和她像剛才那樣地接近,他超越了自尊和私慾,將自己解剖開來,展示從不肯暴露出來的弱點。

  但諷刺的是,兩人的關系卻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。

  滂渡宇看著禾田稻香推門而出,像要避過大野隆一的目光那樣移往一旁,靠在門旁。

  她沒有流淚,卻露出心力交瘁的神態。淩渡宇向她走過去。

  禾田稻香茫然望向他,疲倦地道:“他在等你。”

  淩渡宇了解地點頭,越過她,走進書房去。

  大野隆一坐在書桌後,神se平靜地讓手道:“淩先生請坐下吧。”淩渡宇在他對面坐了下來,開門見山地道:“我只想知道聖戰團要求的是甚麼?”

  大野隆一想不到他如此直截了當,反而大生好感。收下眼中射出警惕的神se,道:“我是一個商人,素來膺服的只有公平的交易..”淩渡宇斬釘截鐵地道:“我絕對明白,首先,我保證以救令千金爲第一要務,其次,你將絕不會因露與綁罪的交易而惹上警方的麻煩,因爲我並不是警方的人。”

  大野隆一凝塑著他,歎了一口氣道:“我做夢也想不到事情的發展會如此曲折離奇,令人難以置信,但偏偏又是事實。”他仰首望向天花板,呆了半晌深深地再歎一口氣道:“這孩子很可憐,十二歲時母qin墮樓身亡。”

  淩渡宇問道:“令千金患的究竟是甚麼病?”

  大野隆一眼中掠過憂傷,低沈地道:“那是遺傳的怪病,她母qin有嚴重的夢遊,常常失魂落魄地四chu亂闖,終于闖出禍來,墮下樓去。千惠子一直很正常,直至數月前才突然發作,醫生也說不出所以然來,似乎是離魂病的一種。”

  兩人間一陣沈默。

  大野隆一憶起亡妻,淩渡宇卻在思索著千惠子的怪病。千惠子知道自己被囚的地點,是否和這怪病有關?

  大野隆一忽地在一張白紙上寫起字來。

  淩渡宇不解地望向他。

  大野隆一將寫好的紙舉高向著他.上面寫著一大堆文字。地方名和日期。

  淩渡宇恍然大悟,不禁佩服聖戰團的周詳計畫。

  原來大野隆一紙上爲的……

域外天魔第九章 萬裏窮追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第九章 萬裏窮追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