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偵探小說>土屋隆夫>家庭隱私的投稿

家庭隱私的投稿

土屋隆夫作品

  

  gu價暴跌的悲劇

  長野市某家庭主婦服毒自盡

  21日下午1點半左右,長野市光陽高中的庶務主任林建司(37歲)回位于市內旭町的家中時,發現妻子多惠子(30歲)俯臥于起居室暖爐旁,已經死亡。屍ti旁有一張用鉛筆寫著“活下去很痛苦,深感歉疚”的便箋。林建司立即向長野警局報案。

  驗屍結果,多惠子是將毒葯摻入茶中飲用。關于自殺的原因,林建司說:“我完全想不通,今晨我要外出上班時,她和平常完全一樣。只不過,她最近曾提領我的錢買賣gu票,由于gu價急劇下跌,心情相當沮喪。我不斷安慰她說沒關系,卻沒想到會變成這樣。”

  據此判斷,很可能是受不了gu價暴跌的打擊,才發生此種悲劇。

  另外,警方仍繼續從林建司口中追問詳情。

  《嶽南時報》的編輯部在三樓。

  只有支柱是鋼筋混凝土的木造樓房,是昭和初期的建築物,當然不可能會有電梯。走上狹窄的木板樓梯,曾根修二幾次停下來喘氣。

  推開編輯部房門,幾乎撞上自裏邊走出的伊澤老人,曾根有點手忙腳亂。

  “嗨!”

  “你好。”

  雙方都有些顧忌地停下腳步。

  伊澤開口了:“曾根先生你來得正好,我還以爲你又出去了呢!”

  “不,今天沒什麼事,所以,外頭由年輕人去跑,我留在裏面。有什麼……”

  “是有點事找你。”伊澤淡淡一笑。“我看,我們一面喝咖啡,再一面……”

  說著,他轉身回自己座位。

  曾根心想:一定又和錢有關吧!

  以前,伊澤也有過兩三次這種情形。或許是晚婚,四個孩子都仍在求學階段,妻子又ti弱多病,伊澤的生活相當困窘。偶爾向曾根借個一兩千元,也都是給孩子當夥食費,而且,第二個月必定准時奉還。此外,還會勉強塞兩三包和平牌香煙在曾根口袋,說是當做利息。

  這種和一般記者不拘小節截然不同的個xing相當難得,但也給人一種跟不上這個社會chao流的感覺。

  “久等了。”伊澤回來時,手上拿著報紙。“我們到‘伊莉沙’吧!”

  他先走下樓。算一算也才50歲出頭,但是報社裏的人都稱他爲“伊澤老人”!

  凝視著對方斑白的頭發和瘦削的肩膀,曾根緩步跟在他身後。

  “伊莉莎”咖啡屋在報社對面。大概是白天吧,客人只有寥寥幾位。在昏黃的燈光下,音樂流瀉著。

  曾根燃著一支煙,放松了情緒。

  “伊澤,有什麼事?”

  “是這樣的……”伊澤上身向前。“昨天,旭町有樁自殺案件,我們的報也曾報道……”

  “是高中庶務主任的妻子吧?好像叫多惠子……”

  “不錯!我讀了那篇報道之後,想到一件無法釋然的事。”

  “哦!無法釋然?”

  “就是自殺的原因。那女人並非因gu價暴跌而自殺。”

  “那麼,動機在其他方面了?”

  “不錯,應該和男人有關。”伊澤很肯定地說,然後,將帶來的報紙在桌上攤開。“就是這個!那女人約莫兩星期前,向我所負責的家庭問題專欄投書,訴說自己的苦惱。她的稿件,我采用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曾根開始感興趣了。

  《嶽南時報》開辟家庭問題專欄已將近半年,每周兩次,由讀者寫信提出各種問題,再由各方面的專家負責解答。問題的內容各se各樣,但是,報社方面大致區分爲兒童教育、戀愛、婚姻、法律等類別,由專門人員解答。一般是由文化版負責,這些業務都是年輕記者不想做的工作,所以,不知不覺間,就落到伊澤頭上了。

  基于建議xing質,刊登的問題,皆以匿名登出。但投稿時需要寫出真實姓名、住址,這樣一來,被采用後方能寄送稿費。

  當然,報社方面非常重視投稿者身份的保密,連負責解答者都不知提出問題人的姓名。通常是由伊澤將讀者來信謄寫一遍,將露骨或卑猥的用詞斟酌修改,再送到解答者手上。

  “昨天,我讀晚報時,忽然想起這件事。因爲,內人的名字也叫多惠子,所以我才印象深刻。”說著,伊澤吸飲著咖啡。

  曾根在昏黃的燈光下,看著報紙上的鉛字。

  

  我是個30歲的家庭主婦。八年前和耿直勤快的丈夫相qin結婚,過著平凡的生活。

  今年9月中旬某個晚上所發生的事,我一輩子難以忘懷。當夜,丈夫值班沒回家,我邊聽著滴答的秋雨聲;邊編織著毛yi

  突然,玄關傳來有人按門鈴的聲音,我出去一看,是將近十年沒有音訊的k。k是我結婚之前,在一次聚會中邂逅的男xing,當時在某工廠上班。

  他說,幾年前調至市內的公司任職,今夜偶然經過附近,想起了我,才順路過來,並向我丈夫的近況。

  我告訴他說丈夫不在家。本來,應該在門口談幾句就算了,但因一方面懷念昔日的感情,另一方面也因獨自一人很寂寞,終于無法抑製想和他好好談談的沖動。約莫一小時過後,我開始爲自己的輕率後悔了。

  他凝視著我的眼中增加了熾熱的光芒,嘴裏說,當時他就很喜歡我了。我暗中警告自己說,這樣下去不行,可是,卻好像被吸引住了,有點陶醉,也有點難以抑製。

  當他站起身表示想回去而伸出手時,我的身ti倒入他的懷中。我失去自製,全身顫抖、劇喘不已。

  等到k離去的腳步聲消失于靜靜的雨中時,我才開始警覺到不貞之罪的可怕。這天夜裏,我整夜失眠,一直責備自己的愚蠢。

  之後,k每星期會來找我一兩次,當然,我拒絕他的要求,不希望再重蹈覆轍。

  k已結婚。卻說要和妻子離婚,與我在一起。有時,若我過分冷淡,他甚至說要殺死我。到了最近,他忽然表示,既然不能上chuang,他也厭倦繼續這樣下去,不過,要求我拿出100萬元當保密費。

  當然,我丈夫還是一無所知。k說,到這個月底之前,我一定要給他答複。

  像我這樣笨的女人,該怎麼辦才好呢?

  (市內,請勿公開姓名)

  曾根讀後,擡起頭來。刊登的日期是11月12日。這麼算來,她在九日後就自殺了。

  30歲的家庭主婦。坦誠、勤奮的丈夫。兩人在八年間的婚姻生活並不見得美滿,所以,才可能讓k那樣的男人趁隙侵人!

  “你覺得怎樣?這和gu價暴跌無關的,那女人在k的敲詐之下驚慌失措。”

  “不錯。這麼看來,那篇報道的內容有誤……”

  “不,那也是沒辦法的事。因爲,死者的丈夫誤解了妻子自殺的原因……”伊澤說。同……

《家庭隱私的投稿》全文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《家庭隱私的投稿》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