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偵探小說>土屋隆夫>幾筆勾銷

幾筆勾銷

土屋隆夫作品

  在都立大學工作的秋津俊輔,在出席了爲期兩天的京都市的公害討論會,回到家裏的當夜,發現妻子美佐江死了。她留有遺書,死因由服用安眠葯造成。遺書寫在~張信紙上經史著述而外,凡夫諸子、佛志、天文、地理之學無不涉獵、,內容是:

  結局,除此以外,沒有別的方法了。作爲妻子,于你毫無用chu,死後又爲你增添麻煩的認識爲轉移的獨立實在。所謂個別事物是指一種超出物質,我深感內疚。我也對不起佳代君,不過我想,這就是我被賦予的人生。後事,懇切拜托你料理了。永別了。

  屍ti,悄然地橫臥在鋪在起居室中間的被子上。經過化妝的臉頰上,雖然也粘著一點嘔吐的汙物,可是沒有痛苦的痕迹。遺容安詳自若。

  俊輔發現情況時,美佐江的身上還留有ti溫。死亡已約兩小時——這是警官驗屍後的意見。據推定,服用安眠葯的時間,是在前一夜的12點到今日淩晨2點之間。這段時間,俊輔正同一位當副教授的朋友在京都市內一家快餐館裏。妻子雙目緊閉,吞服安眠葯片之際,也正是丈夫觥籌交錯、談笑風生之時。俊鋪一面聽著警官的說明,一面撲在妻子的屍ti上,聲淚俱下。那是今年一月上旬,刮著有些出奇的暖風的一個夜晚的事。

  

  裝飾櫥上的那臺座鍾,指示著11點。那臺座鍾,鍾面古樸典雅,製作具有民間藝術特se,美佐江買來那臺座鍾,是在去年的結婚紀念日——我靠在書齋的桌子上,依稀想起了那件事。

  無論在起居間、臥室還是廚房,仍然留著美佐江身上的香味。事情過去才一星期的今天,美佐江已經不在這個人世了,我不能相信這個事實。蒙受妻子自殺的人的那種屈辱形象,我從心底裏表示抗拒。

  我向我工作的大學請了病假。在女學生衆多的教室裏,我連避開她們充滿好奇心的視線的勇氣都沒有。

  “怎麼會發生那樣的事呢?”前來吊喪的同事們,都提出了相同的問題。

  怎麼會發生那樣的事呢?倒不如說,想這樣問的是我自己。爲什麼會發生那樣的事呢?爲什麼?

  正當我伸手要取桌上的煙卷時,我聽到了樓上的腳步聲,聲音在門邊停止了。

  “還沒有睡嗎?”

  我吃驚地轉過頭去。

  美佐江!可是,面向打開的門站著的,是美佐江的meimei佳代。

  “啊,是佳代。”我歎了口氣說。

  “我讓你受驚了吧?”

  “唉,你們jiemei倆太像了……”

  “你是說口音吧。在電話裏,你常把我當做jiejie哪。”

  相差兩歲的jiemei倆,容貌相像,而xing格迥異。六年前,有人把她們jiemei倆介紹給我時,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jiejie。文靜、和善的臉龐,單眼皮的清澈的眼珠,可說正合我的心意。我明確地感覺到,她舉止端莊,言語溫文爾雅。佳代身材高大,儀態妩媚,我可以想象到她那傲慢的xing格,並認爲她和我是不相稱的。

  “哎呀,已經是什麼時候啦?”我特地向那臺座鍾瞥了一眼,仍然站在門邊,對佳代說,“有什麼事嗎?”

  “是的,有一些……”

  “那麼,這邊坐吧。時間已經不早了,我們不能談得太久。”我走到房間角落裏的三角櫥面前,坐下後,用就事論事的語氣說。

  從美佐江自殺那天起,佳代一直住在我們家裏。這大概是因爲她把jiejie遺書上寫的“後事,懇切拜托你料理了”,作爲寫給她的話來接受了,這才抱著幫助我料理家務的心情而來的吧?

  可是,我這小姨佳代,是位28歲的未婚女xing。她獨自住在一幢公寓裏,在一家小出版社工作,平時也寫點小說之類。她生活舒適,我沒有謝絕她的好意的理由,可是社會上的嘴又會怎麼說呢?

  我正是爲這一點進退維谷。

  “jie夫……”佳代說,像要窺透我的臉那樣。

  “怎麼……”

  “我有一件事,想問問jie夫。”

  “那你說吧。”

  從她那短裙下露出的膝蓋,還有和膝蓋相連的雪白的大tui,映入了我的眼簾。我有些慌張,連忙避開了視線。

  “jie夫,jiejie自殺的真正原因,你了解嗎?”

  “原因?”

  “是的,也就是動機。背後的真相,有點像一篇蹩腳小說的題目,不過,jiejie自殺的真正動機是什麼,我看jie夫是清楚的。”

  “不管是真是假,”我說,“她的遺書上不是明明寫著:結局,除此之外,沒有別的辦法了……”

  “這確實有點奇怪。所謂結局,在這以前,總有點什麼情況吧,例如不幸的事件,或者偶然的事件。jiejie與之鬥爭,或者打算逃避。可是,她筋疲力盡了。因此她才說:‘結局,除此以外,沒有別的辦法了。’她的遺書中,可沒有這種說明。”

  “我說佳代,”我竭力用冷靜的語氣說,“你這個意見居心叵測。美佐江的遺書中,確實沒有說明詳細情況。可是,我作爲她的丈夫,我認爲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  “那麼,jie夫是了解的喽,是不是?”

  我實在有點生氣,就說:“這點,你佳代難道不清楚嗎?去年9月,美佐江流過産。胎兒已經四個月了。當時,我狠狠地責備過她。流産的原因,是她自己失之謹慎。她曾經哭著向我賠不是。此後大概一個月,她就得了神經衰弱症,可還得爲我cao心,對我進行安慰。那天夜裏,我回答了來驗屍的警官提出的問題,你不是也說了相同的意見嗎?”

  我重新想起了當時的不愉快情景。

  

  哲學家塞尼加說過:“自殺是人的特權。”還有人說過:“自殺是人的最後的自由。”

  可是這種特權和自由,給予周圍的人影響太大了。由于美佐江的自殺,我也著實出了名。

  那天夜裏,我顯然頭腦發熱,心裏興奮,不過也沒有喝醉。我原來想象,妻子會笑臉相迎:“你回來啦!”可是竟碰上了出乎意料的事態。遇到那種也可說是無理取鬧的、用屍ti對我的歡迎,我一下子手足無措,那是理所當然的事。我在回答警官問題時的態度,也勢必不冷不熱,顯得不大客氣。

  一位有相當年紀的刑警,用手挽住我的肩膀說:“先生,在您難過悲傷的時候,我們不揣冒昧,向您問長問短,我們的心裏也同樣難受。不過,這也是例行公事,實在出于不得已……”

  據他說,凡是自然死亡以外的屍ti。都必須看做是異常死亡的屍ti,按照驗屍的規定來chu理。他又說,特別是關于自殺者,還要調查自殺的原因和方法,是否有教唆者和幫手;如果有遺書,還得辨別其真僞。

  “就因爲這些理由,”他說,“首先,希望您協助我們的……

《幾筆勾銷》全文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《幾筆勾銷》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