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鮑十>與愛情有關

與愛情有關

鮑十作品

  

從小說到電影

  1998年初,我的一篇小說被張藝謀看見了,打算改編成電影,由此開始了我和張藝謀的合作,直到9月12日這部電影開拍,這次合作共九個多月的時間。

  張藝謀是一位著名導演,在此之前我曾經看過他的作品,留下很好的印象,當然也從各種渠道讀到或聽到一些有關他的傳聞,有好有壞。這些且不管他。在我與他的合作中,我倒是有著一點獨自的感受,我覺得他是一個可以做朋友的人,這是其中最主要的。

  我那篇小說名叫《紀念》,發表于《中guo作家》1998年第一期。當時我正在外地寫東西,故而還未看到樣刊。臨近春節時我從外地回來,當晚接到了一位同事的電話,告知有個叫王斌的人正在找我,已經給編輯部打過若幹次電話,並告訴了對方的電話號碼,讓我馬上與其聯系。我給王斌打了電話,知道他是張藝謀的文學策劃,同時也知道了張藝謀要將《紀念》拍成電影。接著就商定,讓我過了春節就去北京,具ti洽談合作事宜。

  正月初四上午十點,我到了北京。安頓好之後,下午便和張藝謀見了面。見面是在一chu茶館。我們握了下手,剛坐下,張藝謀就談起了改編電影的事兒,談他的想法,談未來的電影的風格,談電影和小說的不同,最後談定我回家先弄第一稿,最好盡快拿出初稿……這其間,幾乎沒說一句客套話,只是簡單地問了一點我的情況。

  這是我和張藝謀第一次直接接觸,我認爲他很實在,同時認爲他有正事兒,這樣的人正是我所敬重和喜歡的(我討厭那類油頭滑腦的人,聽他們說話,身上會起ji皮疙瘩),所以我才覺得他是一個可以成爲朋友的人。

  1998年,是張藝謀當導演的第十年,我這部電影,也是他執導的第十部影片,對他拍過的九部電影,人們自然各有判斷,但有一點不能否認,他確實有自己獨特的追求,不僅如此,他對藝術還總是精益求精。在與他合作的過程中,我對這一點也深有感觸。

  從北京回來後,我立刻著手改編劇本,曾經先後寫了兩稿,寫完後便馬上寄到北京,這期間只靠電話交流感受,我隱約覺得,他這時還沒有形成一種完整的感覺,還在摸索。到了4月,他又來了一次電話,這次是要我再去北京,坐下來談。

  4月15日我去了北京,轉而又去了河北赤城,當時張藝謀正在這裏等拍另一部電影《一個都不能少》。

  我們果真“坐”下來,談了整整6天,在我房間談,每天早上9點開始,一直談到吃午飯,下午又接著談,談到吃晚飯,晚上再接著談,談到零點以後。每天一到9點,張藝謀和王斌就過來了,張藝謀拎著一只大號旅行shui杯,沏著濃茶,談一會兒便喝一大口shui

  我們先是搭好了結構,決定主要寫一個愛情故事,而把其他的東西當做背景,並且爲未來的電影取出了名字,這就是《我的父qinqin》,這些主要都是張藝謀的主意,他的想法是這個名字越樸素越好。之後,我們便從頭到尾,一場戲一場戲往下捋,並在前兩稿的基礎上又攢了一些新戲。

  劇本敲定之後,我便動手寫第三稿。這一稿寫了近20天,連扯帶劃,共用了七本稿紙。寫完後交給張藝謀,他當時很滿意,決定打印,我以爲任努已經完成,便打道回府。

  在哈爾濱呆了一個月,張藝謀又打來電話,我便再次南下,先到北京,當天又去了張家口,當的《一個都不能少》正在這裏拍城市戲。在此之前,張乞謀把《我的父qinqin》第三稿交給劇組的主創人員征求意見,我一到,他就召集大家進行討論,這其中有肯定也有否定,討論之後又由張藝謀和我進行整理,取其可取的,然後便動手改了第四稿。直到《一個都不能少》拍完,我才把這一稿改出來。

  我第三次赴京是在1998年8月,我來改寫第五稿。這時張藝謀正在執導歌劇《圖蘭朵》,他每天耗在排戲的現場,我則在一家賓館住下。這次修改文字量不大,主要是調整一些感覺。稿子改好後即由人第張藝謀帶了過去。這次我只見到張藝謀一面,他看完了稿子,來談他的想法。他是零點以後趕到賓館來的,我們談了將近3個小時,直到淩晨3點,他才離開。

  9月12日,電影開機了。作爲原作者和編劇,我隨劇組來到外景地,一是參加開機儀式,二是還要對劇本進行進一步修改。

  開機以後,那邊在拍攝已經定稿的勿需修改的部分,這邊便修改尚需改動的地方,主要是現實部分。演職人員,包括張藝謀,均是每天早晨7點半出發去現場,午飯也在現場吃,然後在晚上7點鍾前後回到住地,7點半吃晚飯。這時候,張藝謀就格外忙了。在現場,他要整天坐在監視器前,吃過晚飯後,大多數人都沒事兒了,他還要安排次日的工作,有時還要看影片的回放,還要到我的房間來問問劇本修改的情況。

  我不知別的劇組和別的導演是如何工作的,看到張藝謀的工作狀態,說句實話,我真的是感到欽佩。

  在我與張藝謀的接觸中,我還發現了他其他一些東西,比如生活的簡樸、待人的真實等等,這些都是應該說說的,我覺得,正確地理解一個人,包括張藝謀這樣一個人,肯定是很有必要的。

從內容到風格

  在改編的過程中,張藝謀曾經若幹次談論過這部作品,談作品的意義、風格、價值取向,以及他對這部電影所作的判斷。

  《我的父qinqin》是一部愛情電影。影片的男女主人公,都是50年代純潔內秀而且執著于人間真情的年輕人。他們的愛情無比的真誠又無比的lang漫,必然會讓人怦然心動的。尤其在目前多元化快信息的社會背景下,許多年輕的或並不年輕的人們心態浮躁,激情盲目,影片試圖給人們送去一陣清新的氣息。甚至也可以說,這是創作者們向物慾橫流、真情貶值、價值觀愛情觀日趨浮泛的某種社今現象提出的一種忠告或者挑戰。

  張藝謀相信這部電影會受到廣大觀衆的認可和喜愛,因爲他相信作品所講述的故事是一個動人的故事。這場發生在男女主人公之間的愛情,盡管並不見得如何波瀾壯闊,也不見得多麼蕩氣回腸,但是,你卻可以從中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感動,也許是一種久違了的感動。這是一個初戀故事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個故事一點兒也不複雜,甚至有些簡單。一個美麗純潔的姑娘愛上了一個純樸善良的青年,這就是故事的全部。那麼,感動從何而來呢?毫無疑問,感動來自于愛的過程,這是一個美麗的過程,一個展示心靈的過程,一個讓人喜悅也讓人揪心的過程,一個讓人認識和感受純真人xing的過程………

《與愛情有關》全文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《與愛情有關》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