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鮑十>我的父親母親

我的父親母親

鮑十作品

  一個樸素而動人的愛情故事

  一曲鄉情與qin情的悠揚頌歌

  ——題記

  三合屯越來越近了,我的心越來越緊。司機一句話也不說,小心翼翼地開著車。山路不怎麼好走,小汽車偶爾彈跳一下,讓人産生失重的感覺,心便跟著一顫。

  今天早上六點,村長大爺把電話打進了我的宿舍。我一時沒聽出他是村長。在我聽出他是村長的同時,也知道了父qin的死訊。駱先生死了。心髒病。就一天。村長粗聲大氣地說,他讓我麻溜回家。

  聽了村長的話,我的心一下子就亂了。今年春節我還見著了父qin,那會兒他還好好的……好好的一個人,怎麼說死就死了呢……我總覺得這不是真的。這有多麼不可思議!

  我趕緊給一個朋友打電話,借了一輛車,天一亮就朝三合屯趕。

  汽車來到三合屯跟前了。透過擋風玻璃已經看到了屯裏樸素的房舍。汽車很快駛到了屯頭,我讓司機把車停下。

  我對司機說:“我到了。”

  司機說:“送你到家門口吧。”

  我說:“不用了。這麼遠的道兒,你抓緊回吧。”

  司機說:“那你多保重。”

  我打開車門,邁出右tui,又說:“跟你們老總說,回去我再謝他。”

  小汽車開走了。我大步流星進了屯子,朝家裏走來。

  我來到我家的院門口。我心裏呼啦一亮,就像那兒撕開了一道口子。我想起了母qin:她現在怎麼樣?她能受得住嗎?我在院外停了一瞬,走進了夾著樹條障子的小院。  

  我進屋時看見村長大爺正在我家。在我家的還有其他幾位老人。他們都坐在炕沿上,都不說話,都抽著煙。

  我也看見了母qin。母qin坐在地下的長凳上,正在卷旱煙。她身旁放著那只煙笸籮,裏面放著一些已經卷好的紙煙,總有十幾根了。

  我驚動了他們。他們一齊朝我看了一下。母qin也朝我看了一下,我見她眼光一閃,然後叫道:“生子。”

  母qin並沒動,只是拿起了身邊的笸籮。我知道這是叫我坐,便走過去,在原來放笸籮的地方坐下來。

  屋裏一時很靜。

  這時候,村長大爺說話了。說話之前,先將捏在手上的煙蒂撚滅後丟在了地上,又朝其他幾個人看了一遍(似在征詢別人的意見),這才把目光重新投向我,說:“我們都等你半天了。”

  村長又說:“這不是嘛,他想翻蓋學校,出去張羅錢,先去鎮上,又去縣裏。那兒不是有個他的學生嘛!就上個禮拜六。”

  在村長說話的時候,母qin已經停止了卷煙,她雙手端著煙笸籮,看去竟有點不知所措。

  村長大爺說完了,屋裏又靜下來。

  這時有人說:“偏偏還趕上了一場大雨。”

  另一人接著說:“啥時候去不好?”

  前邊那個人又說:“哪知他還有心髒病呀!”

  村長輕輕咳了一聲。很顯然,這是製止他們的意思。別人聽他一咳,就不再說話了。

  然後,村長說:“這不是嘛,你回來了。你爸他還在鎮醫院。壽yi也穿好了。夏木匠正給他打棺材。後天吧,咱就把他接回來。你看行不行?”

  我知道,做爲父qin的兒子,村長這是在跟我商量正事。我看了母qin一眼,然後說:“就照大爺說的辦吧,我沒啥意見。”

  村長大爺一直看著我,這時候,又看了看母qin,接著又看了看其他幾個人,說道:“要是這樣,招弟,我們就走了。”

  母qin聽了這話,說:“再坐一會兒呗,再抽棵煙吧。”

  村長已經率先站起來,同時說:“不坐了,有空兒我們再來。”

  村長他們往門外走去。

  母qin這才放下煙笸籮,送村長他們。我也跟在母qin身後,來到院外。  

  我和母qin向屋裏走來,她走在我前頭。母qin穿了一件藍se便服。這還是我給她買的。母qin穿這件yi服總是顯得很曠大,同時也就讓人覺得她更加幹瘦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母qin一直就是幹瘦的。不僅如此,風吹日曬,她的臉也總是一種發黑發紫的顔se。每當看見城裏那些白白胖胖的女人,我總要想起母qin,心裏便一陣發酸。其實我知道,我不該做這種比較的。

  幹瘦盡管幹瘦,她卻總是精神頭兒十足。每天除了睡覺,她永遠不會閑著。你會有種感覺,她一點兒都不累的。洗yi做飯養豬喂ji,家裏一大半的活都是她幹的。實際上,是她cao持著這個家。

  如今,母qin已經老了,頭發幾乎一片蒼白。而且,父qin又這麼突然就離開了我們。我真的難以想象,母qin這一兩天是怎樣撐持過來的。想到這點,我不由立刻一陣心痛。

  我心痛得不行,終于沖動地叫了一聲:“ma!”

  聽見叫她,母qin停下了腳步,又回頭朝我看了一眼,那一眼充滿了驚詫。停了一瞬,我聽她說:“進屋吧。”

  我和母qin進了屋。母qin沒再說話,她又出了屋,再進屋時,手上拿了把苕帚,仍沒說話,便開始打掃屋子。母qin是個潔淨的人,這我從小就知道。我見了馬上走過去,想接過她的苕帚,替她打掃。可她並沒把苕帚給我,而且說:“去把簸箕給ma拿來。”

  我到院兒裏去拿簸箕,回來時母qin已經把地掃完了,正拎著苕帚站著。看見我過來,她說:“說不上咋的,我老是覺著你爸他還沒死!……”

  說完這話,母qin才接過簸箕,彎下腰,把垃圾掃進去,又端起來,走出了屋子。

  我相信母qin的話。片刻之間,我也會有這種感覺,不過,那卻是一種潛在的感覺,這就像我每次回家,都要等著父qin從學校回來,覺得再等一會兒他就回來了。

  此刻,我在屋裏站著。我家裏三間屋:一間廚房和兩間住屋。廚房在中間,連著房門,住屋在廚房的兩側,家鄉叫東西屋。我現在在東屋,這是父qin和母qin住的屋。東屋的炕梢放著兩只箱子,牆上則貼著幾張年畫。牆上還有一個木橛兒,上邊挂著一只黃帆布的書包,這還是我上中學時用過的,後來我不用了,一直由父qin用。

  正在這時,我聽見母qin在外邊叫我,便走出了屋子。  

  我來到院子時,見母qin正在小倉房那兒。小倉房是家裏堆放雜物的地方。小倉房已經被母qin打開了。

  看見我過來,母qin便先自走進了小倉房。我不知她要做什麼。待我也進去後,母qin才說:“幫ma把織布機搬出來。”

  母qin一邊這樣說,而且還朝織布機指了一下。

  我已經看見織布機了。織布機靠牆放著,下邊墊著幾塊坯頭兒。織布機上落滿了塵土,因此顯得非常陳舊。織布機本來就是很陳舊的。織布機突然讓我有了一種歲月滄桑之……

《我的父親母親》全文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《我的父親母親》第2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