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司湯達>瓦妮娜·瓦尼尼第2小節

瓦妮娜·瓦尼尼

第2小節
司湯達作品

  [續瓦妮娜·瓦尼尼上一小節]察報告。”陌生女人說,“qin王屈駕qin自用您看到的這塊布包紮了我的傷口。”

  陌生女人極自然地把受傷的經過帶過去了。瓦妮娜愛她若狂,然而,有一件事令年輕公主大惑不解:在極爲嚴肅的談話中,陌生女人似乎好不容易才克製住突然想笑的念頭。

  “要能知道您的姓名,我會很高興的。”

  “人家叫我克萊芒蒂娜。”

  “好吧!qin愛的克萊芒蒂娜,明天下午五點我來看您。”

  第二天,瓦妮娜發現她的新朋友精神極爲不佳。

  “我願意給您叫個外科醫生來。”瓦妮娜一邊擁抱她,一邊對她說。

  “我甯願去死,也不請外科醫生。”陌生女人說,“難道我要連累我的恩主不成?”

  “羅馬總督薩維衛·卡丹紮拉先生的外科醫生,是我家一位仆人的兒子。”瓦妮娜大聲地說,“他對我們忠心耿耿。chu于他的地位,他不怕任何人。我父qin不知道他有這樣忠誠,我要派人去請他來。”

  “我不願讓外科醫生來治療。”陌生女人激烈地叫起來,使瓦妮娜覺得意外。“來看我吧!要是上帝一定要召我去,那就讓我幸福地在您的懷抱中死去。”

  第二天,陌生女人的情況更見嚴重。

  “如果您還愛我,”瓦妮娜離開她時說,“您就會看到一個外科醫生。”

  “要是他來了,我的幸福就會立刻消逝。”

  “我就打發人去請。”瓦妮娜又說了一句。

  陌生女人不再說話,只是拉住她,抓起她的手在上面亂吻。

  有好長一陣兩人邢緘默無言,陌生女人眼裏噙著淚shui。最後,她放了瓦妮娜的手,用仿佛即將死去的神氣對她說:

  “我有件事要向您坦白,前天,我說我叫克萊芒蒂娜,這是假的;我是一個不幸的燒炭dang……”

  瓦妮娜大吃一驚,把椅子許後一推,馬上站了起來。

  “我覺得,”燒炭dang人繼續說,“這個坦白會使我失去伴隨我生命的唯一幸福。然而,欺騙您卻不應該是我的行爲。我叫彼埃特羅·米西利裏,十九歲。我父qin是聖琪羅——英——瓦多的一名可憐的外科醫生,我自己是燒炭dang的成員。他們突然破獲了我們的‘買賣’。我手铐腳鐐,被人從羅馬涅押到羅馬,丟進一間白天黑夜都點著燈的黑牢裏,在那裏度過了一年又一個月。有一個好人幫我逃跑,他讓我裝扮成婦女。當我走出監牢,來到最後一道門的守兵面前時,正好有一個兵在罵燒炭dang,我給了他一記耳光。我向您肯定,我決不是充好漢,確實是要出口氣。幹了這個冒失事兒後,我在羅馬的大街小巷裏被人追捕,身上被刺刀捅了幾下,已經精疲力竭,便跑進一chu大門敞開的府邸。我聽到憲兵們跟在我後面跑上來,我跳到一個花園裏,摔倒了,離一位散步的婦人只有幾步遠。”

  “維特萊希伯爵夫人!我父qin的朋友。”瓦妮娜說。

  “什麼!她告訴您這事兒啦?”米西利裏叫道,“不管怎樣,這位夫人——她的名字永遠不應該說出來——救了我的命。當憲兵們闖進她的府邸要逮住我時,您父qin把我放進他的馬車,駛走了。我自覺非常虛弱,好幾天來,肩膀上的刀傷簡直叫我不能呼吸。我快死了,我將爲自己的死抱恨終天,因爲我再也見不到您了。”

  瓦妮娜驚慌不安地聽他講完,然後匆匆地走出去。在她那雙十分美麗的眼睛裏,米西利裏看不到絲毫同情,看到的僅僅是高傲的心受到傷害後的表情。

  夜間,一個外科醫生來了,他獨自一人,米西利裏大失所望。他擔心再也見不到瓦妮娜。他向醫生不停探問,醫生只作治療,並不答話。此後的日子亦是同樣的沈默。彼埃特羅的雙眼一刻不離對著土臺的落地窗,瓦妮娜通常從那裏進來。他感到傷心極了。有一次,將近午夜時分,他仿佛瞥見有一個人呆在土臺暗chu,是瓦妮娜嗎?

  其實每天晚上,瓦妮娜都來這裏,把面頰貼在年輕燒炭dang人的窗玻璃上。

  “要是我和他說話,”她暗忖,“那我就完了!不,我永遠不應該再見到他!”

  這個決心剛下,她馬上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她對年輕男人的溫情。當時她那麼愚蠢,以爲他真是女人。在跟他如此溫柔地qin熱之後,難道又必須把他忘掉?在瓦妮娜最理智的時候,她對自己思想的變化感到驚恐。自從米西利裏告訴她真實姓名以來,所有她經常想到的事物宛如蒙上了一層輕紗,缥缈地顯現出來。

  不到一個星期,瓦妮娜一臉煞白,顫抖著和外科醫生一起走進了年輕燒炭dang人的房間。她來告訴他,她必須讓qin王派一個仆人來替代自己。她呆了不到十分鍾,但幾天後,出于人道,她又和外科醫生一同來了。有一晚,盡管米西利裏傷情好轉,她再無借口替他的xing命擔憂,但她還是大膽地獨自來了。看到她,米西利裏感到極其幸福,但他設法掩飾自己的愛情。無論如何,他不願失去男子漢的尊嚴,瓦妮娜呢,走進來滿臉绯紅,也生怕他說出什麼動情的話。但他僅以高尚、忠誠、友好的態度接待了她,卻並不怎麼熱情,瓦妮娜又因此而感到怅然。她走的時候,他也沒有極力挽留。

  幾天以後,當她再來時,他還是同上次一樣,向她肯定地表示可敬的忠心和永遠的感激。瓦妮娜沒有發現年輕燒炭dang人抑製著的激動情緒,她懷疑自己是在單相思。這位如此高傲的姑娘,現在卻傷心地感到自己愛得發狂。她裝出快活的神氣,有時也佯作冷淡,來得沒有從前那樣經常,卻不能下決心停止探望年輕的傷員。

  米西利裏盡管燃燒著愛情的烈火,卻想到自己出身寒微,以及自己負有的義務,他決定:如果瓦妮娜一個星期不來看他,他就決不屈服于愛情。年輕公主高傲的內心逐步展開鬥爭。“那麼,”她終于對自己說,“我去探視他是爲我自己,是爲了讓我高興,我永遠也不會向他承認他使我感興趣。”她在他房裏呆上很久,而他同她說話,如同有二十人在場時一樣規矩。有一次,瓦妮娜恨了他整整一天,想了整整一天,決心要對他比平日更冷淡更嚴肅。可到了晚上,她還是忍不住對他說她愛他。很快,她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拒絕他的了。

  瓦妮娜愛得如癡如狂,但也得承認,她高興萬分。米西利裏不再想到保持男子漢應有的尊嚴,他墜入了情網,就和意大利其他人十九歲初戀時的情形一樣。他對這種熱烈的愛情十分認真,甚至向這位高傲的公主坦白了他獵獲愛情的手法。幸福的日子多麼易過,四個月的時間倏忽即逝。一天,外科醫生宣布傷員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動了。“我將怎麼辦呢?”米西利裏想,“仍舊躲在羅馬一位絕se姑娘家裏享受愛情嗎?把我關押了十三個月,想不讓我再見天日的可惡暴君們一定以爲我害怕了,……

《瓦妮娜·瓦尼尼》全文未完,請進入下一小節繼續閱讀..

▷ 閱讀《瓦妮娜·瓦尼尼》第3小節上一小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