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典書庫>文學名著>韓小蕙>替魯迅先生抱屈

替魯迅先生抱屈

韓小蕙作品

  魯迅先生:

  我真替您抱屈,緣起于今夜燈下,又一次讀了您《致臺靜農》的信。

  這封寫于1927年9月的信,何其迂噢!當時劉半農、臺靜農等諸位先生,爲您、爲中guo著想,提議將您提名爲諾貝爾獎候選人,這是引起多少人朝也思來暮亦想的美事啊,可誰知,您卻一口回絕,說是:

  “諾貝爾賞金,梁啓超自然不配,我也不配,要拿這錢,還欠努力。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,他們得不到。……我覺得中guo實在還沒有可得諾貝爾賞金的人,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們,誰也不給。倘因爲黃se臉皮人,格外優待從寬,反足以長中guo人的虛榮心,以爲真可與別guo大作家比肩了,結果將很壞。”

  哎呀呀,請原諒,我不得不再一次說您“太迂”了!迂其一,什麼叫配,什麼叫不配?現在在文學獎(也包括別的獎)面前,還有多少人考慮自己配不配的,當然配了,他認爲自己最配,比誰都配。迂其二,還考慮什麼欠努力不欠努力的,先拿過來再說,以後評個職稱、要個官位什麼的,這就是資曆和本錢。迂其三,還提比您好的作家幹嗎?他們有什麼了不起,以後就是您比他們都強了。迂其四,您自己不要,就悄悄一邊高風亮節去,幹嗎又要說出中guo實在還沒有可得之人,這不是斷了許許多多名利徒的非分之想嗎?迂其五,您還擔心中guo人的虛榮心問題,這可能倒是多慮了,因爲時下的中guo人也不那麼盲從了,對于他們認爲並不好的作家作品,別說諾貝爾獎了,就是給一個全地球獎或是全宇宙獎,他們也不會買帳了。

  還有最嚴重的迂其六,您怎麼還堅持說“還是照舊的沒有名譽而窮之爲好?”沒有名譽,級別、工資、待遇從哪來?房子、車子、票子從哪來?理事、主席、會長的頭銜從哪來?一級作家、知名作家、著名作家的地位從哪來?花了那麼多力氣磨禿了那麼多支筆lang費了那麼多稿紙消耗了那麼多腦細胞,又是爲了什麼呀?

  一切的一切:十年寒窗,嘔心瀝血,討好編輯,巴結主管,收買評論,賄賂評委,忍屈受辱,自我非人,吹拍拉扯溜須謅媚,陷害忠厚貶低高明,以至于晚上回家無法面對自己的醜陋,夜裏睡覺不敢正視自己的良心……這一切,難道不就是爲了“名利”二字嗎?

  所以呀,魯迅先生,我也真爲您抱屈,以您之學識,地負海涵,淵淳嶽峙;以您之才華,海立雲垂,人中師子;以您之貢獻,功不可階,立在千秋。可是漫說諾貝爾獎,就連任何大獎小獎,您一個也沒有得過——鳴呼,中guo最偉大的文學大家,一生絕緣于任何文學獎掖,是先生自持名節(視功名利祿如糞土)乎?是黑暗社會不容光明(先生是最沒有奴顔媚骨的戰士)乎?是宵小诋毀陷害(群起攻之置之死地而後快)乎?

  吾生也晚,不知先生所chu時代,是否也像今日之天下,文學大評獎繁榮空前?甭管是大作家小作家,專業作家業余作家,誰人沒得過一二十個、三四十個乃至更多的獎狀獎杯獎章獎牌獎金?據說有一次中guo作協發展會員,討論到某位誰也未聞其文的業余作者時,發現他竟已得了一百多個文學獎,直把衆評委驚得一個個從椅子上跳起,一致決議:堅決不能批准他入會,誰知道他是怎麼當上“獲獎專業戶”的?

  如此說來,獲了獎,也不一定就是好事情,小個子烏gui夠不著領獎臺的時候,大家就把它當猴耍。現在的人又是多麼聰明,誰沒有八鬥之才,看不出文章的高下?當年賽珍珠倒是得了諾貝爾獎,又怎麼樣——受到文學界的一致指責,連瑞典文學院的院士都不得不承認“是個錯誤”。萬幸諾獎評委們還沒有墮落到接受賽女士禮品(公費/自費)、宴請(公費/自費)、開講座(公費)、觀光旅遊(公費)的地步,否則,非得被問個受賄罪不可,您魯迅先生也就不用說什麼“還欠努力”之類的迂話了。

  唉,魯迅先生,我又何嘗不明白,哪裏用得著替您抱屈?說來說去,其實我是在巴望您快快轉世,依您那脾氣,看到今天這些奔忙的獲獎者和有些評委們,把文壇的次品鬧成史詩、烏gui變成了長頸鹿,您不把他們的畫皮挨個兒戳爛——才怪!

  《文彙報》1998.2.08.

《替魯迅先生抱屈》全文在線閱讀完畢..
浏覽韓小蕙其他作品